國外新聞

    「殭屍火」來襲? 破紀錄野火再臨北極圈 碳匯恐不保

    編譯/姜唯;審校/林大利

    雪消失了、海冰融化了,大量蚊子進入北極圈。以往被雪覆蓋的地方,現在可見白色北極野兔在綠色灌木叢中跳躍。

    獨立報報導,溫暖的天氣讓去年夏天北極苔原上破紀錄的野火再次出現。歐盟哥白尼大氣監測局(Copernicus Atmosphere Monitoring Service)現在正透過衛星觀測這些大火。

    6月10日拍攝,位於俄羅斯北極圈內楚科奇自治區的野火照。照片來源:Pierre Markuse(CC BY 2.0)

    北半球泥炭地存碳量比全球雨林還多 「殭屍火」將破壞這個重要碳匯

    監測局表示,今年5月份北極地區的溫度比過去高10度以上。

    這些野火被稱為「殭屍火」(zombie fires)。之所以這樣稱呼,是因為雖然冬天寒冷潮濕,這些火苗仍繼續在泥炭地中悶燒,當乾燥天氣來臨時再次旺起來,引發新的大火,破壞泥炭地這個重要碳匯。

    北半球的泥炭地儲存的碳比世界上所有雨林加起來還多。一旦泥炭地燃燒,大量釋放到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將立刻使所有減碳的努力前功盡棄。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環境地理學助理教授史密斯(Thomas Smith)表示:「西伯利亞北極圈的大火可能是殭屍火,發生的地方和去年夏天一樣。有些去年燒過的地方今年又燒起來,有些是富含碳的泥炭地上燃燒,這些土壤過了一個冬天,非常容易燃燒。」

    「然而,該地區也有各種與燃燒有關的傳統農法,因此光靠衛星影響不容易判定是殭屍火還是人為點燃的火。」史密斯說。

    學者表示:隨著暖化和永凍土融化 殭屍火只會更容易發生

    火在北極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大火的數量和規模不斷增加,可能造成環境重大變化,並產生全球性的影響。

    史密斯說:「北極生態系統時常起火,適當的燃燒有助樹木繁衍和再生。當植被重新生長時,野火釋放的碳會再次被吸收。但是,火災發生頻率和嚴重程度若提高,可能會導致這些生態系統發生永久性變化,讓灌木或草本植物取代了森林。」

    「這會長久影響碳排放,因為大火而釋放的碳可能不會再被吸收了。此外,如果大火點燃了泥炭地,釋放數千年累積下來的碳,造成的氣候變遷就不是在我們影響所及的時間尺度內可以逆轉的。」

    6月12日拍攝,位於俄羅斯薩哈共和國的野火照。照片來源:Pierre Markuse(CC BY 2.0)

    近幾十年北極地區的衛星監測越來越進步,科學家們說,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亞等地區的燃燒狀況變得越來越普遍。

    史密斯說:「這不意外……火災活動越來越多加上永凍土融化和全球暖化,讓可燃的土壤和植被越來越多,殭屍火只會更容易發生。」

    監測北極燃燒除了估算污染物的排放 也可協助有關當局管理火災

    哥白尼大氣監測局資深科學家帕靈頓(Mark Parrington)說明了為什麼監測局要監測北極燃燒。「用衛星觀測火災是我們全球火災同化系統(Global Fire Assimilation System)的一部分,監測並估算污染物的排放,以便預測火災煙霧在大氣中的傳播。此類預測被用於空氣品質應用程式中,以幫助人們了解污染程度並避開,也協助決策者和地方當局管理火災的影響。」

    除了大火外,北極生態系統迅速暖化也敲響警鐘。

    俄羅斯北部普托蘭斯基自然保護區科學團隊的地理學家薩拉納(Vasily Sarana)指出:「今年春天,泰米爾半島的大自然打破了所有氣候紀錄……普陀羅納山頂的雪很早就融化了,時間點很不尋常。苔原上沒有雪花,可以看見白色的野兔在灌木叢中跳躍,很困惑的樣子。牠們顯然沒有準備過早春,大自然的其他成員也是如此。」

    同時,以往此時都是結冰的海灣中,有人發現虎鯨在獵捕海豹。

    陸地和海洋上都少了冰雪形成惡性循環,因為沒有能反射熱量的冰雪,陸地和海洋吸收的熱量增加,使暖化更嚴重,甚至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暖化的氣候使雷擊變得頻繁,這可能是北極起火次數增加的原因之。

    參考資料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1563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