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新聞

    中東衝突升溫,將如何影響即將舉行的COP28氣候大會?

    中東地區的緊張局勢加劇,不僅威脅當地的和平與穩定,對於全球的氣候行動也帶來挑戰。專家擔心隨著油氣價格飆升,各國把焦點轉向能源安全,把節能減碳擱置一旁,2023年11月下旬即將在杜拜舉辦的氣候談判,頓時平添不少變數。

    聯合國副秘書長阿米娜(Amina Mohammed)。圖片來源:聯合國
    聯合國副秘書長阿米娜(Amina Mohammed)。圖片來源:聯合國

    氣候外交與地緣政治交疊

    據《紐約時報》報導,11月下旬重要的氣候談判,即將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上場,不料以色列和哈馬斯爆發戰爭,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領導人,將面臨艱難的挑戰,一來要在氣候談判上促使各國團結,二來要在聯合國安理會上,代表巴勒斯坦人發聲。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主席艾羅(Comfort Ero)表示,這是一項重要的考驗,考驗各國能否將氣候外交與當前危機分開處理。以巴衝突發生在極其複雜的時刻,全球正努力克服疫情的影響,並應對氣候危機。

    《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第28次締約方會議(COP28)即將在11月30日登場。上月23日,聯合國副秘書長阿米娜(Amina Mohammed)在開幕前的演說上,呼籲各國領導人超越地緣政治分歧,重建已開發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信任。

    他指出,此次會議是在以色列和哈瑪斯戰爭、暴力事件持續發生的背景下舉行的,暴力事件給平民、特別是婦女和兒童造成了難以承受的傷亡;與此同時,此次會議也是在氣候危機全面爆發的情況下登場——今年極有可能成為史上最熱的一年。世界上每個地區都感受到了影響。

    氣候挑戰更嚴峻

    事實上,中東衝突對全球氣候行動的影響,早已開始顯現。

    戰爭爆發後,能源供應變得不穩定,導致油價上漲,這加劇了全球通膨壓力,讓依賴進口能源的國家雪上加霜。另一方面,由於中東地區動盪,一些國家可能優先保障自身的能源安全,而非轉向再生能源,這無疑會削弱全球應對氣候變遷的努力,尤其是在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因為這些地區轉型的成本,遠高於美國和歐洲。就連富裕國家的公共資金,也難以投入能源轉型。

    即便沒有中東衝突,全球氣候行動仍面臨諸多挑戰。富國曾經承諾到2020年,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給低收入國家,但至今仍未兌現,引發後者強烈的不滿。就算真的有1000億美元,也只是杯水車薪,根據《彭博社》(Bloomberg)報導,國際能源署(IEA)估計,為了控制全球氣溫升幅,從現在到2030年,每年必須斥資近4.5兆美元,投資再生能源。

    哥倫比亞大學全球能源政策中心主任博多夫(Jason Bordoff)認為,這次中東的衝突提醒我們,必須快速轉向清潔能源,這不只可以緩解氣候變遷,還可以加強能源安全。

    參考資料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1432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