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聞

    八風場競逐離岸風電3-2期 三家業者「臨陣棄標」喊供需失衡

    離岸風電區塊開發第2期選商10日截止收件,共有6家開發商投標,但有部分業者在截止日前突然宣布放棄投標。風電業界人士透露,目前國內市場「供需不平衡」,少數業者獨占供應鏈市場,導致價格升高,綠電需求端的企業買主卻希望電價便宜,一高一低的「死亡交叉」,讓部分業者決定放棄投標。

    離岸風電3-2選商於4月10日收件截止。資料照。攝影:李蘇竣

    六家業者、八個風場爭3.6GW容量

    離岸風電第三階段區塊開發第2期選商(3-2)於10日截止,經濟部說明,共有六家開發商,分別為沃旭能源(Orsted)、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 、風睿能源(SRE)、科里歐(Corio)、德能英華威(Enervest),以及富崴能源。因為有些業者提出兩個風場,所以這次共有八個風場送件。

    經濟部規劃,3-2預計釋出約3.6GW容量,將選出5個風場,容量分別為900MW、700MW,以及三個500MW,開發商如果拿到2家企業購電合作意向書(LOI),就可以多增加100MW容量。能源署預計在6月底公布選商結果,風場將於2028~2029年間併網。

    有了3-1的經驗,經濟部在3-2的規則上做出不少調整,新增包括俗稱「國產化」的產業關聯項目自選、加大風場可開發容量、給予一年的併網彈性等機制。有別於以往風場容量大約600MW,本次最多可到1GW。

    截止日前紛傳棄標 業界人士:供需已呈「死亡交叉」

    儘管規則看似優化,仍有部分業者選擇退出選商。先是西班牙電力集團伊比德羅拉(Iberdrola S.A.)在本月初(3日)開第一槍後,本土開發商台亞風能也在截止9日宣布不參與選商。就連去年底大動作宣布投入兩個風場選商的韋能能源,也在10日收件截止前一刻縮手。

    風電產業知情人士透露,問題出在國內市場「供需不平衡」。供給面來看,國內的供應商不夠多元,加上國產化的要求,天平往供應商嚴重傾斜,風電業者幾乎沒有議價空間。在第一期選商就發生業者得標後,卻被供應商漲價的案例;從需求方面來看,因為現在走向CPPA(企業購售電合約),有能力買電的企業也不多,都希望綠電越來越便宜。部分風電業者同時面對供應鏈漲價、買家降價的「死亡交叉」,決定放棄投標。

    知情人士指出,不少風電業者認為3-2的時程過於緊迫,準備工作不足以降低日後的風險,就算現在投件的業者,也可能在簽署行政契約之前放棄,「不確定性太高了。」

    放棄投標的伊比德羅拉,足跡遍佈各國市場,4月初宣布推動「新英格蘭風電1號」(New England Wind 1),在美國、法國、德國及英國都有風場興建。

    離岸風場
    離岸風場塔架安裝。圖片來源:沃旭能源 提供。

    二期選商時間太倉促? 業者反應大不同

    退出的業者大多不願透露更多,僅低調表示出於「大環境考量」。實際上,不少風電開發商早就表態參與3-2有難處,多次向經濟部陳情,希望延後相關期程。

    相較第一期(3-1)期間長達一年多,第二期的選商規則在2023年11月公布,隔年4月就截止,期間只有五個多月,雖然區塊開發規則流程大致相同,但在國產化項目等評分方式仍有不少差異。加上近年國際情勢影響,我國既有風場施工期程接連延後,也壓迫到後來風場的基礎建設需求,讓眾多業者焦急跳腳。

    但也有風電廠商持不同意見,如沃旭、西門子等業者曾向經濟部表示,不希望更改3-2期程,對於在期限內完成備標有信心,也怕延後時間會影響到已經準備設廠的供應鏈。

    承攬國產水下基礎重點項目的世紀風電受訪回應,會持續與南部的供應鏈團隊共同努力,與目前已接洽的開發商,合作與溝通也都順利。對於風場建設「塞車」問題,世紀風電目前手上的台電二期水下基礎預期今年第三季交貨,海龍風場則是明年第三季交貨,對時程表示有信心。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1557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