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空污無國界 全球污染最嚴重機場TOP20出爐

    2024年出爐的《機場追蹤報告》,列出了全球20座污染最嚴重的機場,交通繁忙的杜拜機場是全球污染最嚴重的機場,而坐擁六座機場的「霧都」倫敦,則被評為航空污染最嚴重的城市。
    交通繁忙的倫敦希斯羅機場,高居全球機場汙染排名第二。照片來源:graceful/Pixabay
    交通繁忙的倫敦希斯羅機場,高居全球機場污染排名第二。照片來源:graceful/Pixabay

    知名作家狄更斯的故事,常從瀰漫著濛濛霧氣的倫敦街頭開始,讓霧都的印象深植人心。工業革命留下的產物,曾讓倫敦成為全球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在政府積極整治下,現今霧霾不再是倫敦特產。然而,根據2024年發布的《機場追蹤報告》(2024 Airport Tracker),擁有六座機場的倫敦,其中最繁忙的希斯羅機場,高居全球機場污染排名第二。

    這份報告由英國智庫開放數據研究所(Open Data Institute,ODI)與智庫「運輸環境」(T&E)聯手,涵蓋了全球1300座機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氮氧化物(NOx)和細懸浮微粒(PM2.5)排放調查,也是首份將航空貨運、客運航班碳排納入計算的報告,揭露航空業對全球氣候的影響。

    報告列出了全球20座空氣污染最嚴重的機場,而製造碳排量最多的冠亞軍分別為,位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杜拜機場,以及英國倫敦的希斯羅機場,其餘碳排大戶還包括家喻戶曉的德國法蘭克福機場、巴黎戴高樂機場等。

    全球Top 20污染最嚴重的機場揭曉

    據《歐洲新聞台》(Euronews)報導,這幾座機場累計的排放量十分驚人,總共在2019年的碳排放相當於58座燃煤發電廠;產生的大量氮氧化物和PM2.5污染程度則相當於3100萬輛小客車。

    2024機場追蹤報告發現,全球汙染最嚴重的機場100名中,多位於亞太地區、北美和歐洲。照片來源:擷取自機場追蹤報告
    2024機場追蹤報告發現,全球污染最嚴重的機場100名中,多位於亞太地區、北美和歐洲。照片來源:擷取自機場追蹤報告

    碳排和空污皆名列第一的杜拜機場,是中東地區重要的航線中繼站。根據《衛報》,杜拜機場一年就排放了相當於五座煤電廠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外加7531噸的氮氧化物和71噸的PM2.5。碳排量排名第二的則是倫敦希斯羅機場,為當地最繁忙的機場之一,每年排放了1910萬噸的二氧化碳。

     報告列出碳排前20名的機場,有洛杉磯國際機場、香港國際機場、紐約約翰甘迺迪國際機場、首爾仁川國際機場、上海浦東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等。

    報告作者之一,ODI的資深研究員斯蒂德曼(Shandelle Steadman)指出,《機場追蹤報告》突顯了航空業的脫碳缺口,機場不會通報這些常受忽視的排放,如果不解決機場的局部排放問題,航空業對氣候和健康的危害只會日益惡化。

    空氣污染衍生可觀的社會成本 倫敦受航空污染影響最大

    據《Green Queen》報導,2019年全球因空污而死的人數達到670萬,空污不僅傷害環境,也嚴重影響人類健康。在歐洲,2018年空污所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1930億英鎊(約新台幣6.7兆)。

    報告指出,受到航空污染影響最大的城市為倫敦,其次則是日本東京及杜拜。據《衛報》報導,僅在2019年,倫敦擁有的六座機場就製造了相當於323萬輛汽車所排放的空氣污染。

    T&E智庫航空主管達內(Jo Dardenne)批評,機場周圍的污染逐年增加,影響數百萬人,那些人吸入有毒的排放物質、身體出狀況,政策制定者卻粉飾這個問題。

    報告指出,航空業者通常只會報告範疇一產生的汙染物(淺灰色實線處),但實際的碳排和空氣汙染物則常受忽略(深灰色、藍色、橘色虛線處)。照片來源:擷取自機場追蹤報告
    報告指出,航空業者通常只會報告範疇一產生的污染物(淺灰色實線處),但實際的碳排和空氣污染物則常受忽略(深灰色、藍色、橘色虛線處)。照片來源:擷取自機場追蹤報告

    報告共同作者之一,ODI研究員皮卡德(Sam Pickard)則表示,機場是長期使用的基礎設施,現在人們的選擇會影響未來長期的氣候和空氣品質,我們必須採取更多努力來認識其可能帶來的影響,並在那之前確保機場不應無限制的擴建。

    碳移除方案是許多公司仰賴的方式之一,不過光靠如此也很難達到淨零目標。而由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提出的「國際航空業碳抵換及減量計畫」(CORSIA),制定了航空業的減碳藍圖,參與業者須定期提交碳排監測、報告及查證作業,同時負起排碳責任,每三年須於碳市場購買及註銷合格的碳權額度,目標從2027年開始在各成員國強制實施,但預計僅覆蓋國際航班不到1/3的排放量。

    航空業也把希望寄託在永續航空燃料(SAF)上。雖然被業界視為減碳救星,但《Green Queen》報導,目前SAF僅佔全球航空燃料用量的0.1%,供應量能否滿足市場需求才是發展關鍵。想幫助航空產業脫碳,SAF年產量必須增加到2050年的4000億升以上,而這項轉變需要大量的技術創新和資金投入。

    根據《衛報》,環保組織Stay Grounded呼籲政府必須立即採取重要措施,來保護機場周圍工人和社區居民的健康,例如實施夜間禁飛令,或尋找與汽車燃料達同等排放的航空燃料。

    然而,該組織也坦言,技術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減少航班數量才是最有效的策略。《Afar》報導,西班牙正考慮廢止一部分的國內短程航班,亦即搭火車兩個半小時內可達的旅程,鼓勵民眾展開短途旅行時以火車取代飛機。而隨著歐洲2050年氣候中和目標越來越近,想必未來會有更多減少航班的討論。

     

    參考資料

    ※本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空汙無國界 全球汙染最嚴重機場TOP20出爐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1610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