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課徵航空燃油稅是異想天開嗎?

    該不該課徵航空燃油稅,一直是個複雜的議題,因為牽涉了各國的政策、補貼措施,與多方利益團體的協議,阻力總是十分龐大。

    2023年10月2日,歐洲議會的一場聽證會讓許多環保團體對徵收航空燃油稅重新燃起希望。「當我在加油站為車子加油,付款時的稅就佔了50%到60%。但是當飛機加油,稅卻是零。哪個歐洲人會認為有道理?」日前正式成為歐盟新任氣候執委的荷蘭前外交部長胡克斯特拉(Wopke Hoekstra)明確指出,不對航空燃油徵稅,是「最大的荒謬」。

    航空燃油稅的課徵涉及各國政策、補貼措施,與多方利益團體的協議,向來是個複雜的議題。照片來源:Bao Menglong/Unsplash
    航空燃油稅的課徵涉及各國政策、補貼措施,與多方利益團體的協議,向來是個複雜的議題。照片來源:Bao Menglong/Unsplash

    隨著全球旅遊業蓬勃發展,一些熱門旅遊勝地正面臨過度旅遊(overtourism)的問題,大量觀光客對當地環境、社區和文化造成了負面影響。為了應對這些挑戰,一些地方政府採取了新舉措,例如向遊客收取入場費和觀光稅,最近,日本廣島廿日市開徵宮島的「登島稅」,希望能以價制量,平衡當地旅遊業的經濟利益以及永續經營。究竟這樣的作法是否有效,其他國家應對觀光發展的做法又是如何呢?

    歐盟氣候執委會執掌著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減碳政策與氣候承諾,胡克斯特拉表示,自己會盡一切努力,確保歐盟在2030年達成減碳55%的宏大目標,並在2050年實現氣候中和(climate neutrality)。他主張,以全球為規模的航空燃油稅與其他化石燃料課稅,可以為損失與損害基金(loss and damage fund)提供穩定的收入,補償受氣候災害影響的開發中國家,是執行綠色轉型計畫的重要一環。

    燃油稅仍難獲得一致同意

    胡克斯特拉為全球航空燃油稅擘畫了美好的願景,但是一般認為,順利執行的機率並不大。原因在於,要協調各國的意願與利益,難度相當高。

    單是在歐盟內部,實現的難度就很高了。根據歐盟法律,2003年開始,就能在各國國內與成員國間對航空燃油徵稅。然而,全歐盟只有荷蘭一個國家對商用航空燃油徵稅,而且僅限2005年到2011年。而其他歐盟國家的商業航空燃油,則一直擁有免稅地位。

    歐盟新任氣候執委胡克斯特拉(Wopke Hoekstra)代表歐盟跟全球談判徵收航空燃油稅。照片來源:Ministerie van Buitenlandse Zaken/Flickr(CC BY-SA 2.0 DEED)
    歐盟新任氣候執委胡克斯特拉(Wopke Hoekstra)代表歐盟跟全球談判徵收航空燃油稅。照片來源:Ministerie van Buitenlandse Zaken/Flickr(CC BY-SA 2.0 DEED)

    德國綠黨議員保盧斯(Jutta Paulus)在聽證會後直言,「任何全球稅收協議不是缺乏實質性,就是會被延宕,或是兩者兼具。」荷蘭綠黨議員埃斯豪特(Bas Eickhout)則是質疑胡克斯特拉中間偏右的背景,提出航空燃油稅毫無說服力,而且這需要所有成員國的一致同意,然而包括賽普勒斯、馬爾他等高度倚賴旅遊業的島國,早已表明反對立場。

    加勒比海島國巴貝多政府財務顧問佩爾紹德(Avinash Persaud)不諱言,沒有聽到任何開發中國家或美國官員對航空燃油稅展現熱情,美國甚至還提供了250億美元的公共資金幫助機場的擴大與改善計畫。

    「不切實際的白日夢!」 航空業強烈反彈

    航空燃油稅即使在單一國家課徵,也會遭受許多壓力。在歐盟國家中,荷蘭堪稱是推動航空業減碳最積極的國家。2023年10月,荷蘭氣候部長傑頓(Rob Jetten)表示,計畫逐步取消化石燃料相關的補貼與稅收減免。新聞才發佈,計畫立刻遭到航空業的強烈反彈。

    「在出現更便宜的環保旅行替代方案前,此提議根本是不切實際的白日夢!」瑞安航空老闆奧利里(Michael O'Leary)與漢莎航空執行長斯波爾(Carsten Spohr)等航空公司高階主管一致批評,政策制定者削減補助只會對航空業的減碳行動帶來反效果,並呼籲政府應該提供更多支持,來增加永續航空燃料的產量,並降低其成本。課徵燃油稅也可能影響到機票的價格,根據標普全球普式(S&P Global Platts)的數據,對航空燃料課稅的提議,估計會使巴黎飛往羅馬的航班票價增加約35歐元。

    燃油占航空業營運成本25%,是最大的單一支出。在替代燃料價格高昂的情形下,航空業無疑是最難脫碳的產業之一。也因此,愈來愈多歐洲國家轉而要求以火車取代短程飛機。

    越來越多歐洲國家轉而要求以火車、高鐵等鐵路旅行取代短程飛機。照片來源:Erich Westendarp/Pixabay
    越來越多歐洲國家轉而要求以火車、高鐵等鐵路旅行取代短程飛機。照片來源:Erich Westendarp/Pixabay

    去年5月,法國已立法禁止國內部分短程航線,凡兩地火車車程在兩個半小時可抵達的路線內,相關航線便會廢除,包括巴黎到南特(Nantes)、里昂(Lyon)和波爾多(Bordeaux)間的國內航線。無獨有偶,2020年奧地利政府在紓困國航奧地利航空時,條件是取消鐵路行駛時間少於三小時的航班。同時所有從奧地利機場起飛,航程小於350公里的航班都會被加徵30歐元的稅金。西班牙也制定計畫,要在2050年減少火車行程少於兩個半小時的航班。

    愛爾蘭航空諮詢公司Altair Advisory董事總經理愛德蒙(Patrick Edmond)不諱言,「法國的禁令是對航空業實施更多限制的前兆。如果航空業不更加認真進行脫碳,限制就會愈來愈普遍。」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1436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