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氣候變遷攪亂香調 香奈兒等經典名牌香水尋找永續種植解方

    冬季溫暖濕潤,夏季乾燥炎熱,無與倫比的氣候風土讓南法小鎮格拉斯(Grasse)的玫瑰、紫羅蘭、茉莉飄散出獨特香氣,國際調香師跟著香味前來。香奈兒(Chanel)的第一款香水──香奈兒五號(Chanel No.5)使用的就是格拉斯茉莉。迪奧(Dior)這裡是「迪奧香氛的搖籃」,透過Miss Dior,你會聞到格拉斯玫瑰的蜜糖香氣。說這裡的花朵珍貴堪比黃金,並不是形容詞。

    317080356_5934182503292434_1208070640502672044_n
    1公斤玫瑰原精需用上30萬朵的鮮花,天然香味來之不易。圖片來源:國際香水博物館臉書

    去(2022)年夏天,熱浪席捲歐洲,這個「世界香水之都」跟其他歐洲城市一樣,躲不過乾旱、高溫,格拉斯收成大減,花朵品質也變調。

    比安卡拉納(Carole Biancalana)家族長期在格拉斯種植花卉,他是第四代生產商,專為迪奧(Dior)種植晚香玉(又名夜來香)、玫瑰和茉莉。他告訴《衛報》,他去年晚香玉的收成少了四成。

    世界各地的香水植物都有著類似的故事,從香草、廣藿香、番紅花、到佛手柑,價值數十億美元的香水產業正站在氣候變遷的第一線。

    浪漫香氣不再來自花朵

    乾旱、季節混亂,極端的降雪、降雨跟高溫,氣候變遷正在衝擊香水的產量及品質,連香氣也變調。產量不穩,價格高漲,香水公司面臨調高價格,或是選擇加入合成香料的陣營。

    衛報》報導,巴黎法式前衛香氛品牌EX NIHILO創辦人威迪耶(Benoit Verdier)指出,天然香水未必是永續的選擇。種植花朵或香草需要大量的水和土地,也會產生碳排。相比之下,在實驗室製造的香水更符合永續的概念。

    合成香水相比之下會更容易取得、比較好控制品質,申請專利也更方便。

    英國香水小眾品牌「4160 Tuesdays」的創辦人兼調香師麥卡特尼(Sarah McCartney)接受《Bloomberg》採訪時說到,合成香料黃葵內酯(Ambrettolide)的原料來自印度一種膠蟲的糞便。這種膠蟲也受到氣候變遷而減少,因此製造商利用糖發酵後的產品再製,最後找到植物性的替代原料。

    法國格拉斯的香水博物館圖片來源Photeka(CC BY-NC-ND 2.0)
    法國格拉斯有香水首都之稱,許多知名品牌都用這裡的花朵。這裡是格拉斯的香水博物館。圖片來源Photeka(CC BY-NC-ND 2.0)
     

    尋找更具氣候韌性的香水

    就像紅酒會因葡萄種植地點、年份而有不同的口感跟香味,花朵的香味也會因土壤、氣候、海拔等因素而異。《Bloomberg》報導,哥本哈根大學博士後研究員肯諾力(Alon Cna'ani)的研究已發現全球暖化會影響植物香氣的證據。他指出影響「果香」或「花香」的基因組成會因溫度上升而減弱。

    即便如此,天然的花香仍是許多人的最愛,而花農也在努力對抗氣候變遷。格拉斯的比安卡拉納採用滴灌(drip irrigation)種植,這種做法可以將植物所需的水分與養分直接送到根系,有效降低用水。但他坦承,四季的混亂仍讓他窮於應付,「過去幾年的氣候變得更快,天冷得比較晚,有時延後到春天。」

    香奈兒則將「實驗室」建在法國西南的戈雅克(Gaujacq)。這座結合傳統與創新的農場種植了2000種來自世界各地的山茶花,嘗試透過農業改良、生態種植等來尋找更具氣候韌性的作法。

    義大利潮流雜誌《Nss》採訪了這座農場。農場經理葛宏德(Philippe Grandry)說,這裡的一切是天然的, 不使用肥料、農藥。透過樹木跟自然生態的多樣性來增加農場生態的平衡與韌性,植物抵抗疾病和蟲害。在每個環節,盡可能地追求創新,這裡可說是我們的露天實驗室。

    香水之路,攝於格拉斯的 Fragonard香水廠,這是格拉斯最古老的香水廠之一。圖片來源Linus Mak(CC BY-NC-ND 2.0)
    香水之路,攝於格拉斯的 Fragonard香水廠,這是格拉斯最古老的香水廠之一。圖片來源:Linus Mak(CC BY-NC-ND 2.0)

    參考資料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143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