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英國的零碳飛行夢,2050年前能否實現?

    共同企劃/低碳生活部落格、環境資訊中心;文/趙苹邑(台達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寫手)

    英國為世界最早將淨零政策列入立法的國家。2022年7月,英國零碳飛行理事會(Jet Zero Council)更制定了2050年前,英國該如何達成產業淨零的策略及措施。其中不乏針對現行飛航科技的革新目標,以及政府未來如何與產業及國際合作的討論。
    COP26起,航空業減碳逐漸受到國際重視。圖片來源:Unsplash
    COP26起,航空業減碳逐漸受到國際重視。圖片來源:Unsplash

    自2021年於英國舉辦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起,航空業減碳逐漸受到國際重視,在大會中也重申「國際航空業碳抵換及減量計畫」(CORSIA)承諾,並成立了國際航空業氣候理念聯盟(International Aviation Climate Ambition Coalition)。

    早已於2020年6月成立零碳飛行理事會的英國,經過2年與航空業的多次討論,終於在今年7月針對「如何落實淨零飛行」制定詳細策略。

    2050年達成零碳飛行,是現實還是理想?

    在《淨零飛行策略:2050年航空業淨零》(Jet Zero Strategy: delivering net zero aviation by 2050,下稱「淨零飛行策略」)中,英國列出三大原則及六項政策作為淨零飛行策略的主軸。其中三大原則包含:「強化國際合作」、「跨部門的產業合作」、「擴大機會」(如提供七億英鎊補助永續航空燃料廠商業化)。

    英國政府在《零飛行策略》中確立三大原則六項政策。圖片來源:擷取自《Jet Zero Strategy》
    英國政府在《零飛行策略》中確立三大原則六項政策。圖片來源:擷取自《Jet Zero Strategy

    這三大主軸下,政府明確列了六項政策,包含系統效率、永續飛行燃料、零碳飛行、市場及碳移除、消費者影響,以及非二氧化碳的排放。其中促進系統效率更是達成零碳飛行的必須手段。

    淺談系統效率:從建築與航班中提升整體產業效率

    系統效率(system efficiencies)顧名思義是要加強所有飛行產業的運行效率,包含飛機,機場,以及航空區域。

    舉例來說,機場可以透過設計更直接的通道和旅客流量的安排,減少乘客從下機到搭乘機場計程車的時間,不只有助於機場更高的容客率,也有助於減少計程車等待以及乘客通關的時間。

    韓國仁川機場。圖片來源:Unsplash
    韓國仁川機場。圖片來源:Unsplash

    類似的優化概念,也可以用在機場的建築設計上,例如韓國的仁川機場在興建機場大樓時,考量到舒適度以及節能性,汰換了低效率和老舊的空調,並加裝LED照明系統。在不阻礙整體大樓興建的前提下,透過非常簡易的方式就降低了機場整體5%的能源消耗,並降低了102%的總溫室氣體排放。

    而優化的概念也為機場帶來新的收入來源,在成功將節能實體化後,仁川機場也開始向其他同業販售自有的建築技術,以及商業營運思維,為疫情後時代的機場營運模式注入新的活水。

    在英國的政策實踐上,為了達成2040年前淨零排放的目標,英國預計在2022-23年投注資金,支持航空業達成航空區域的現代化。

    這樣的政策也讓英國政府重新檢視航班多載燃油的情形,減少燃油的乘載重量,以增加載客及載貨量。此外,英國政府也持續保持與學界、航空業的密切對話,包含飛航科技的潛在排放研究,以及減少承載乘客數不多的航班,以確保燃油效率。

    自由航線區域:節省了燃油,但能節省安全嗎?

    引人注目的是,為了提升系統效率,英國今年首次將自由航線區域(Free Route Airspace, FRA)納入淨零策略中。自由航線區域讓航空公司在既有的出發點和終點之間任意計畫飛行路線,在特定航空區域之間,航空公司並不需要另外向航管組織通報,減少溝通成本。

    這種自由化的飛行路線安排,讓航空公司能夠採取更符合乘客喜好的營運模式,在既有路線和乘客的偏好路線中取得平衡,減少飛行時間和燃油消耗。

    在歐洲航管組織(Eurocontrol)的計算中,若自由航線區域遍及歐洲大陸,預計可以節省約600萬噸的石油燃料,相等於約50億歐元的成本。

    自由化的飛行路線安排,讓航空公司能夠在既有路線和乘客的偏好路線中取得平衡,減少飛行時間和燃油消耗。圖片來源:Unspalsh
    自由化的飛行路線安排,讓航空公司能夠在既有路線和乘客的偏好路線中取得平衡,減少飛行時間和燃油消耗。圖片來源:Unspalsh

    空域變更組織集團(Airspace Change Organising Group,ACOG)今年6月發佈了第二版的航線改變計畫(The Second Iteration of Airspace Change Masterplan),將航空區域劃分為四個系統(蘇格蘭、北英格蘭、西部和倫敦、東南飛行區),英國預計在2025年前修正其中兩段較為簡易的系統。至於最為複雜的倫敦系統,預計在2027年開始實行修正。

    但因為疫情影響,自由航線區域中的四個系統尚處於各自規劃的階段。在系統與系統間的溝通及協商上應如何進行,英國預計在第三版的飛行修正計畫(Airspace Change Proposals, ACP)中處理這個問題,到時候蘇格蘭,北英格蘭,以及西部等系統上的實踐也會相較現在成熟。

    歐盟作為首個將自由航線區域實體化的區域,早就在2014年將其立法,目標是使自由航線區成為常態,預計在2026年將整體歐洲航空區域列入自由航線區中。

    截至目前,自由航線區域還是個尚未成形的概念,大部分討論仍聚焦在自由航線區域帶來的助益。即便如此,作為一個規範嚴謹的產業,我們不妨思考一下自由航線區域的擴展對未來航空產業的影響,是否會造成產業的規範鬆綁,以及我們應該要鬆綁到怎麼樣的程度。在乘客安全方面,自由航線區域是否會造成相關的隱憂?以及在飛行系統間的協調及實踐上,是否會因為不同的地域及氣候而必須有相對應的調整?這些都有更多討論的空間。

    參考資料

    ※本文為低碳生活部落格與環境資訊中心共同刊登之〈英國的零碳飛行夢,2050年前能否實現?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1507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