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在全球氣候變遷討論中缺席的「漁業」身影

    文/許方嘉(台達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寫手)

    相較於畜牧業,跟漁業有關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不算高,僅佔全球食品業的4%左右。但今後漁業勢必受到更多關注,與要求改革的壓力。台灣有世界名列前茅的遠洋漁業,如何應對氣候變遷已是急迫課題,亟需政府和產業、學術界一起投入。
    圖片來源:擷取自Our Fish臉書粉專
    圖片來源:擷取自Our Fish臉書粉專

    受到過去工作影響,漁業、特別是遠洋漁業,是筆者此番前去埃及參加COP27的觀察重點。

    漁業和農業同樣是靠天吃飯的傳統產業,可是,再怎麼改良硬體或提高作業效率,當漁場生態出現變化,導致魚群遷移、甚至消失,一切投入都是白搭。

    然而,儘管漁業如此直接受氣候變遷影響,我很訝異在COP27,不論是國家館、主題館、或上百場周邊會議,幾乎沒有以此為題的討論。

    COP27首見「海洋館」,漁業仍未浮出水面

    相較於畜牧業,跟漁業有關的溫室氣體 (Greenhouse gas, GHG)排放量不算高,僅佔全球食品業的4%左右。漁業在全球氣候變遷討論的「冷」,約可從各國提交國家自主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的內容略知一二。

    活耀於華盛頓的海洋保護協會 (Ocean Conservancy)近期彙整資料(87 國加歐盟),目前全球僅有29國的NDCs談及漁業,相關因應策略有:研究氣候變遷對漁業生產力的影響、減緩漁業活動的環境衝擊、推動永續漁業管理、減少漁船排放、復育魚類棲地等。

    2015年由智利等國家發起的「因為海洋倡議」。 圖片來源:擷取自「因為海洋」官方網站
    2015年由智利等國家發起的「因為海洋倡議」。 圖片來源:擷取自「因為海洋」官方網站

    仔細想想,漁業還未現在談判桌上,其實也不意外,畢竟海洋議題直到近年才逐漸受到重視。在此之前,氣候變遷的討論焦點一直聚焦在陸地,直到智利於COP21大會推動「因為海洋倡議 (Because the Ocean Initiative)」,才開始發生改變。

    該倡議強調,海洋提供人類近半氧氣、吸收了25%人為二氧化碳排放,促使聯合國於2017年召開首次海洋大會(High Level UN Conference on Oceans and Seas),IPCC隨後更在2019年發布《海洋與冰凍圈特別報告》(Special Report on the Ocean and the Cryosphere)。至今,「因為海洋倡議」已有 41 個簽署國,同意在NDC提高海洋行動的比例,並將其納入氣候戰略。

    經過多年醞釀,今年COP27首度設有「海洋館」(Ocean Pavilion),由多個學術單位、研究機構共同策畫,舉辦相關論壇確保海洋躋升氣候談判核心,並且推動以海洋為本的氣候解決方案(ocean-based climate solutions) 。

    COP27官方談判區的海洋館。圖片來源:高宜凡 攝
    COP27官方談判區的海洋館。圖片來源:高宜凡 攝

    然而,該館多達 61 場的相關論壇中,「漁業」存在感依舊薄弱,活動焦點多環繞在海洋的酸化、碳匯、甚至航運業能源轉型等,僅有一場談到漁業。

    多方並進,將漁業推入全球氣候討論

    該場主題為「魚,作為減碳工程師(Fish are Carbon Engineers)」,內容與歐盟館辦的另一場「航運業與漁業避免氣候災難的方法(What Shipping & Fishing Must Do to Avert Climate Disaster)」相似,與談人之一同樣是非政府組織Our Fish的總監Rebecca Hubbard,主張漁業影響了海洋調適氣候變遷衝擊的能力,理由有三:

    (一)魚類具有和浮游生物相同的「生物幫浦 (biological bump)」,能透過固碳作用將二氧化碳帶到海底。但漁業大量捕撈魚類,影響海洋藍碳 (blue carbon) 的功能運作;

    (二)海床最上層的海洋沉積物儲存大量二氧化碳,底層拖網船會破壞海床,因而「再懸浮 (resuspend) 」該等二氧化碳;

    (三)漁船航行時燃燒燃油,也會產生二氧化碳。

    Our Fish主張魚類本身就能幫地球減碳。圖片來源:擷取自Our Fish臉書專頁
    Our Fish主張魚類本身就能幫地球減碳。圖片來源:擷取自Our Fish臉書專頁

    良好的漁業管理,的確有助節能減碳。只是,魚類的生物幫浦功能是否被過度誇大?還有海底沉積物的固碳功能,筆者認為尚須更多研究來證實。

    總的來說,本屆COP27在汰除石化燃料方面備受批評,因此短期內,漁業應該還不會感受到太大減碳壓力。不過,推動漁業議題進入全球氣候變遷的討論,已是不得不然的現在進行式。

    不久前,大西洋鮪類資源保育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tlantic Tunas, ICCAT)的會議上,便首度出現氣候變遷的決議提案,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estern and Central Pacific Fisheries Commission, WCPFC)也曾於2019年通過氣候變遷決議案,代表著氣候議題開始出現在國際漁業管理的雷達裡。

    可以預期,今後漁業勢必會受到更多關注,與要求改革的壓力。台灣也有世界名列前茅的遠洋漁業 ,如何應對氣候變遷已是急迫課題,亟需政府和產業、學術界一起投入。

    國際氣候談判的範疇愈來愈廣,包括漁業等傳統行業須加速因應。圖片來源:擷取自UN Climate Change臉書專頁
    國際氣候談判的範疇愈來愈廣,包括漁業等傳統行業須加速因應。圖片來源:擷取自UN Climate Change臉書專頁

    *後記:韓國海洋水產部今年宣布,未來 8 年內,將減少該國漁業與航運排放量至2018年的三成水準。歐盟執委會 (European Commission)則預計明年初發布《漁業與養殖業碳中和行動計畫》(暫譯),相關漁業管理動態值得持續關注。

    參考資料

    ※本文為低碳生活部落格與環境資訊中心共同刊登之〈【COP27系列十九】在全球氣候變遷討論中缺席的「漁業」身影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165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