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國際衝突升溫下的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 COP27三大重點解析

    共同企劃/低碳生活部落格、環境資訊中心;文/趙偉婷(台達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寫手)

    第27屆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在國際情勢升溫下展開,要如何在這樣的動盪下加深國際合作,加速推動國家減碳目標,以及建立一套更明確的氣候融資方案,比起以往更具挑戰。
    一年一度的氣候大會11月即將在埃及城市沙姆沙伊赫召開。圖片來源:UNEP
    一年一度的氣候大會11月即將在埃及城市沙姆沙伊赫召開。圖片來源:UNEP

    今年11 月 6 日至 18 日,來自世界各國的領導者、企業、環境組織組以及公民團體等,將齊聚埃及紅海邊的沙姆沙伊赫(Sharm El Sheikh),召開聯合國第二十七屆氣候變遷大會 (COP27)。

    疫情剛緩 新的危機又出現

    COVID-19疫情延燒至今,隨著各國疫苗接種人數達標、邊境慢慢開放,世界的運作似乎步上正軌。但疫情後的經濟復甦,造成溫室氣體排放量呈V字曲線快速反彈。

    圖片來源:擷取自Global patterns of daily CO2 emissions reductions in the first year of COVID-19, Nature, Nature Geoscience  , DOI: 10.1038/s41561-022-00965-8
    圖片來源:擷取自Global patterns of daily CO2 emissions reductions in the first year of COVID-19, Nature, Nature Geoscience  , DOI: 10.1038/s41561-022-00965-8

    另一方面,氣候變遷危害加劇,極端災害頻傳,世界各國在2022年經歷熱浪、水災、乾旱、森林大火。高山雪水加速融化,糧食危機加劇,生物多樣性破壞⋯⋯更顯氣候行動刻不容緩。

    2015年簽訂的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要求世界各國動起來,研擬國家自主減碳計畫,去年(2021)英國格拉斯哥氣候大會上,各國更確立了巴黎協定第六條(Article 6)國際減碳合作機制的「規則手冊」(rulebook)。

    雖然當中細節還需要再研擬,但大致上已經有了雛形。可以確定的是,今年的談判焦點有幾個,包含國際衝突所帶來的能源危機與信任問題,氣候融資與氣候正義,以及能源轉型與加速淨零排放。

    能源轉型與全球政治危機 國際合作面臨挑戰

    歐洲正經歷前所未有的能源危機,能源議題勢必成為本次大會的焦點。烏俄戰爭爆發至今已超過8個月,普丁為了對付西方的集體經濟制裁,關閉輸歐天然氣管「北溪一號」。

    天然氣是歐洲能源轉型的重要工具,是化石能源、核能轉型到再生能源的過度能源,德國更是超過40%以上的能源依賴天然氣。俄羅斯以能源要脅,喚醒歐洲各國的危機意識。

    就在歐洲為了能源安全焦頭爛額,只求安然度冬,國際上的不同國家集團,如中美間、俄羅斯與西方,對立與不信任不斷升級,區域穩定與降低衝突成為國際第一要務。

    COP27會議主席國埃及呼籲各國擱置分歧,繼續前進,加快腳步落實巴黎協定承諾。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也在10 月 3 日於剛果民主共和國舉行的「非洲氣候大會」上大聲疾呼:「我們今天正在為今日的安全和明天的生存,進行生死攸關的奮鬥」。

    一年一度的氣候大會11月即將在埃及城市沙姆沙伊赫召開,今年重點在加速巴黎協議執行,減少國際衝突,加深合作,以及資金援助問題。圖為2021年英國格拉斯哥(Glasgow)召開的氣候大會。圖片來源:趙偉婷攝
    一年一度的氣候大會11月即將在埃及城市沙姆沙伊赫召開,今年重點在加速巴黎協議執行,減少國際衝突,加深合作,以及資金援助問題。圖為2021年英國格拉斯哥(Glasgow)召開的氣候大會。圖片來源:趙偉婷攝

    麻煩的是,除了區域衝突,疫情以及戰爭因素,導致運輸費用與原物料接連上漲,通貨膨脹使得民怨四起,抗議活動不斷。外界預測明年將會出現全球性的經濟衰退。各國的首要任務是維持能源供應與經濟穩定,歐洲某些國家更打算延長即將退役的燃煤電廠。

    著名英國經濟學家史登(Nicholas Herbert Stern)也預測,未來5年石油與天然氣用量可增加,以填補俄烏戰爭造成的供應缺口。

    如何在國際衝突下,督促各國加速減碳以及能源轉型,成為COP27的首要任務。

    極端氣候下的焦點:融資與氣候正義

    「資金」一直是氣候談判的爭議點,不論是減碳或是調適都需要資金。根據瑞士再保險集團 2022年研究顯示,達到全球排碳淨零排放,還存在至少270兆美金的資金缺口。

    特別是發展中國家,面對減碳、能源轉型與極端災害,卻阮囊羞澀。洪災頻傳的巴基斯坦,由於缺乏資金,根本無力推動災後重建。

    2009年哥本哈哥會議(COP15)通過的「氣候基金」,要求已開發國家2020年開始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幫助開發中國家對抗氣候變遷,但遺憾的是,此承諾未能達成。

    2021年格拉斯哥會議(COP26)會議上,發展中國家進一步提出創立「損失和損害基金」(Loss and damage fund),強調互助與歷史排放責任,要求溫室氣體排放大國籌措基金,幫助受到氣候變遷衝擊與災害的地區。

    氣候災害對各地影響越加明顯,非洲地區多地平均氣溫已比工業化前水平高出 1.11°C 度。發展中國家呼籲成立「損失和損害基金」,讓溫室氣體排放大國承擔更多責任,幫助受衝擊國家。圖片來源:趙偉婷攝
    氣候災害對各地影響越加明顯,非洲地區多地平均氣溫已比工業化前水平高出 1.11°C 度。發展中國家呼籲成立「損失和損害基金」,讓溫室氣體排放大國承擔更多責任,幫助受衝擊國家。圖片來源:趙偉婷攝

    其中,非洲只排放了全球約4%的溫室氣體,但受到的氣候變遷衝擊卻遠高於其他地區,除了增溫幅度大、近年來豪雨、乾旱頻傳,不僅危害人民生命健康安全,更影響糧食供應,衣索比亞、肯亞、索馬利亞等國陷入饑荒危機。非洲各國多次呼籲,急需富裕國家的資金與技術,協助對抗氣候變遷。

    但是,格拉斯哥會議上先進國家的反對,各國未能針對「損失和損害基金」達成協議。今年勢必再次成為焦點。

    增溫上限1.5°C,無法達成的目標?

    2021年英國格拉斯哥氣候大會召開時,環保團體在街頭遊行呼籲展開氣候行動。圖片來源:高宜凡提供。
    2021年英國格拉斯哥氣候大會召開時,環保團體在街頭遊行呼籲展開氣候行動。圖片來源:高宜凡提供。

    國際氣候治理的進展,似乎比不上大自然變遷的速度。2010年到2019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達到人類歷史新高。瑞士再保險的研究顯示,世界並沒有走在2050淨零排放的軌道上。

    巴黎協定中各國承諾增溫控制在2°C以下,並且盡力達成不超過1.5°C。這個承諾目前看來很難達標。聯合國科學家警告,本世紀地球將升溫超過 3°C ——非洲很多地方已比工業化前水平高出 1.11 °C。

    整體而言,COP27最重要的任務在於,化解各國因為政爭以及國際衝突的不信任,加速推動國家減碳目標,以及建立一套更明確的氣候融資方案。然而在動盪的2022年,這些任務比往年更加艱難。

    參考資料

    ※本文為低碳生活部落格與環境資訊中心共同刊登之〈【COP27系列一】國際衝突升溫下的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 COP27三大重點解析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156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