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番茄汁、薯泥、巧克力蛋糕 戲劇性氣候抗議席捲歐洲 他們所為何來?

    整理/林郁宸、吳奇諺(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番茄汁、薯泥、巧克力蛋糕⋯⋯肅靜的藝術展示廳裡,一幅幅世界名畫前,是近期歐洲氣候行動的抗議場域。短時間一連多起朝名畫潑灑食物的抗議事件,引起全世界關注。最新一起是昨(27)日在荷蘭,有環保人士把頭黏在名畫《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的頭部位置,畫作外層隔著玻璃。

    他們所為何來?有媒體以「攻擊」事件形容這一連串的行動,但當事者認為,沒有任何人受傷,更重要的是大眾能不能聆聽他們的訴求。大多行動成員所屬的環保團體Just Stop Oil、環保組織Last Generation,以「戲劇性的抗議活動」向國際基金會申請到補助,而大部分旁觀者好奇的是,這真的有效嗎?

    英國民調公司YouGov最新調查,Just Stop Oil一系列的抗議活動確實增加了英國願意採取氣候行動的人數。未來願意採取氣候行動的人,三週內增加到11.3%。而針對Just Stop Oil「停用化石燃料」的訴求,更有58%的英國成年人支持。 

    Just Stop Oil的組織成員在英國國家美術館進行抗議時,將番茄汁潑向梵谷的作品「向日葵」,隨後用膠水將自己的手黏在牆上。照片來源/Just Stop Oil官網

    朝梵谷名畫《向日葵》潑灑番茄汁 要求政府停止化石燃料開採

    10月14日,兩位環保人士在英國國家美術館表達抗議,將番茄汁潑向梵谷的名畫《向日葵》。

    《衛報》記者在推特發布的影片顯示,兩名相貌年輕、身穿寫有「Just Stop Oil」衣服的人士,將罐頭打開後,把番茄汁潑向梵谷著名畫作《向日葵》,隨後用膠水將自己的手黏在牆上,其中一人大喊:「藝術或生命哪個更值錢?你們比較關切一幅畫作的保護,還是我們的地球與人類?」

    發起此抗議的環保組織「Just Stop Oil」(攔住石油)隨後發布聲明表示,這個舉動是為了要求英國政府,停止所有新的石油與天然氣開採計畫。倫敦國家美術館也發布聲明,《向日葵》並沒有受損,僅畫框受到輕微損害。

    ESG遠見報導,其中一名抗議人士事後發布影片解釋,他們事先知道畫作受到保護,過程中並不會造成損壞,才會對畫作潑蕃茄汁。他表示這麼做是希望大眾正視氣候議題,「對話必須即刻發生,氣候變遷加劇,人類已經沒有時間了,否則我們永遠不會考慮要毀損畫作。」

    Just Stop Oil成員之一的布萊特(Hannah Bright)並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極端,反倒是政府對氣候變遷的不作為,以至於未來50年內,可能會有35億的氣候難民才是極端。

    行動手法爭議兩極 CEF執董:它突破了「非常可怕的媒體環境」

    《CNN》報導,在《向日葵》遭襲後,英國公共和商業服務工會發表聲明,代表藝術和文化部門工作者指出,他們支持氣候變遷抗議的目標,但「攻擊我們共同的國家遺產,不是實現這些目標的建設性方式。」

    《衛報》報導,這場抗議活動是由氣候緊急基金(Climate Emergency Fund, CEF)資助,該組織旨為戲劇性的抗議活動提供資金,以推動對氣候危機採取的行動。

    氣候緊急基金執行董事薩拉蒙(Margaret Klein Salamon) 說,「就新聞報導而言,對梵谷畫作的抗議活動可能是我過去八年看到的氣候運動中最成功的。這是一個突破,它成功突破了這個非常可怕的媒體環境。」

    氣候緊急基金今年已向數十個氣候組織發放了超過400萬美元(Just Stop Oil 是最大的資金接受者,獲得110萬美元),這筆資金也讓整個歐洲展開一波戲劇性的氣候抗議。

    戲劇性抗議遍地開花 只要大眾正視氣候變遷

    今年3月英格蘭超級聯賽中愛華頓對紐卡素的足球比賽中,便有Just Stop Oil組織成員闖入球場,將自己綁在球門門柱上表示抗議。同年6月,Just Stop Oil成員在倫敦考陶爾德美術館將自己的手黏在梵谷《盛開的桃花》的畫框上。他們更在7月的F1英國大獎賽闖入賽道,坐下示威抗議。

    梵谷畫作事件後,Just Stop Oil多次號召成員在倫敦市中心路上靜坐,手舉橫幅;上週,還有兩人爬上橫跨泰晤士河的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大橋鋼纜,導致大橋暫時封閉。

    本月24日擺設在倫敦杜莎夫人蠟像館的英國國王查爾斯三世蠟像,被兩名環保人士朝臉上砸了巧克力蛋糕。據中央社報導,他們在聲明指出,這是為了「保護這塊我們大家繼承的綠色宜人土地」。

    環保團體「最後一代」(Last Generation)24日在德國巴貝里尼博物館(Barberini Museum)向莫內著名畫作《乾草堆》潑灑馬鈴薯泥。組織成員同樣蹲在畫前手黏牆壁上,表示:「畫作沾上馬鈴薯泥你們才願意聽我們的訴求嗎?如果我們不得不以食物而戰,這幅畫將一文不值。」而館方說明,畫作有玻璃保護,並沒有受到損壞。

    「如果每天都為了水與食物在奮鬥,那畫還有什麼價值?」

    2019年成立的Just Stop Oil,顧名思義,旨在施壓英國停止既有的、以及新的石油交易。該組織由尼爾森(Trevor Neilson)在內的三位富豪捐助成立。據《euronews》報導,他們受到「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與「隔熱英國」(Insulate Britain)的啟發,成員有醫生、磚匠、藝術學院學生。

    「最後一代」則是一群活躍一年多的德國氣候活動家。《DAZED》雜誌報導,成員施奈爾(Theo Schnarr)說,許多現任成員曾參與反抗滅絕和「氣候星期五」(Fridays for Future)為氣候正義站出來。施奈爾表示,他們確實熱愛藝術,然而藝術只有在人們觀看時才有價值。「如果人們每天都為了水與食物在奮鬥,那幅畫還會有什麼價值?」

    面對外界的批評,施奈爾表示感到抱歉,但也呼籲民眾多花點時間了解即將到來的災難。「人們正因氣候危機而瀕臨滅絕,政府正讓我們走向毀滅的快速道路。」

    環保團體Last Generation於24日在德國巴貝里尼博物館向莫內著名畫作「乾草堆」潑灑馬鈴薯泥,引起外界關注。照片來源/Last Generation官網

    調查:願意採取氣候行動者增加 近六成英國人支持Just Stop Oil訴求

    英國民調公司YouGov最近的調查顯示,Just Stop Oil 的抗議活動增加了英國願意採取氣候行動的人數。受訪者表示在未來12個月內,願意採取某種形式氣候行動的人數在三週內從8.7%增加到11.3%,相當於英國約 170 萬的成年人。

    針對Just Stop Oil提出的訴求:「政府應立即停止所有未來在英國勘探、開發和生產化石燃料的許可。」有58%的英國成年人表示支持,另有23% 反對、19% 持中立態度。

    Just Stop Oil的行動引發正反兩方的討論,英國外交大臣克萊弗利(James Cleverly)在推特發文,說人們應該「停止給這些『成年的幼童』一直想博取的關注。」與此同時,愛爾蘭歌手、社會政治運動者兼慈善家格爾多夫(Bob Geldof)向英國《天空新聞》表示,這些行動「1000%正確」,「他們沒有殺死任何人,但氣候變遷會。」

    體育主播、前英格蘭足球明星萊因克(Gary Lineker)則在推特上指出,這些人的行動 「值得一聽,因為不管你喜不喜歡,沒有人會為了毫無破壞性的抗爭聆聽。」

    據《時代》雜誌報導,抗議團體採取封路這類的行動,肯定會引起當地通勤者和當局的注意,但最近針對藝術品的行動,都被拍攝並發布在社群媒體上——顯然是針對國際觀眾而來,目的是讓人們意識到排放量增加,並避免災難性升溫的可能。

    參考資料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156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