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新聞

    「殭屍」碳額度不死 聯合國認定 840項老舊爭議減碳計畫仍可抵減碳排

    編譯/姜唯;審校/許祖菱、趙家緯

    氣候之家》分析碳抵換公開資料發現,基於去年英國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上所商定的規則,全球超過840個以上的老舊減碳計畫產生的減排額度可延續使用。據估計,這類老舊減碳額度高達3.2億噸,實質減碳效益遭受質疑外,有的甚至涉及環境、人權爭議,被稱為「垃圾」或「殭屍」額度。

    部分氣候脆弱國家和歐洲國家已拒用這些垃圾額度來達成國家的淨零目標,但它們並未被全面禁用。這代表企業跟國家仍可購買這些碳額度,並計入其氣候承諾中。

    老舊減碳額度爭議多  近1/10仍可延續使用

    太平江大壩(Dapein dam)就是爭議計畫的一例。太平江一級水力發電廠位於緬甸,產出的電力大多出口至中國。水壩工程受到當地民眾反對,並與政府發生衝突,但該計畫仍於2013年初在清潔發展機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CDM)成功註冊。

    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於英國格拉斯哥舉行,各締約國已針對氣候危機達成協議。照片來源:UNclimatechange(CC BY-NC-SA 2.0)
    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於英國格拉斯哥舉行,各締約國針對氣候危機達成協議。圖片來源:UNclimatechange(CC BY-NC-SA 2.0)

    CDM是世界最大的碳抵換計畫,由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秘書處根據《京都議定書》建立。CDM允許富裕國家透過資助貧窮國家的減碳計畫以履行部分氣候義務,但因人權記錄不佳以及未能兌現其聲稱的氣候效益而廣受批評。許多計畫在核定過程並先未徵詢當地社區意見,部分甚至造成傷害。

    《京都議定書》後來被《巴黎協定》取代,該協定要求每個國家均有減量責任。不過,在聯合國的推動下,政府和企業仍可購買「符合特定標準」的老舊減碳額度來達成其減碳目標。

    「這真的大有問題」,碳市場觀察(Carbon Market Watch)政策專員克魯克(Jonathan Crook)說,「它們大多是劣質的減碳額度,甚至來自10年前的舊計畫。」

    「我們稱之為『垃圾』或『殭屍』額度,因為它們幾乎無法代表真實的環境完整性...這些幾乎毫無價值的減碳額度現在被認可了,這表示它們可以被用來漂綠。」

    據估算,這類垃圾減碳額度總計約3.2億噸,相當於86座燃煤電廠的年排放量,可供各國計入其氣候承諾。

    人權與環境爭議不斷  CDM減碳效益遭質疑

    《氣候之家》針對CDM的8,200多個計畫進行分析,以找出哪些被允許延用到新的《巴黎協定》制度中。結果發現,光印度就有其中近半的CDM項目符合條件。緊接在後的是中國(12%)和巴西(6.5%)。

    這些符合條件的舊計畫中,近1/5是大壩型水力發電。環境運動人士一再呼籲,要將大型水壩或任何其他涉及人權問題和環境破壞的工程排除在聯合國碳抵減計畫之外。

    緬甸太平江一級(Dapein I)水力電廠。 圖表來源:sasac.gov.cn
    緬甸太平江一級(Dapein I)水力電廠。 圖片來源:sasac.gov.cn

    緬甸太平江大壩工程由中國工人建造,產出的電力高達92%都出口回中國。當地居民反對該計畫,但緬甸政府仍予以批准,並調派軍隊確保工程進行。繳交給CDM的註冊文件宣稱,大壩出口至中國的電力可取代化石燃料,減少中國南方電網的碳排放,卻隻字未提大壩而在緬甸當地引發的衝突。

    被允許延續的CDM舊計畫中,43%來自風能和太陽能,它們較少涉及人權問題,但所宣稱的氣候效益也受到質疑。

    帕瓦卡達(Pavagada)太陽能園區位於印度南部,園區中有兩項專案分別在2017年和2020年於CDM註冊。光電專案的開發商芬蘭國有能源公司富騰(Fortum)宣稱,太陽能計畫在該地區「不常見」,因此需要CDM的資金協助才能確保獲利。但該地區的衛星圖像顯示,自2017年初以來,太陽能電廠迅速發展,大多數的投資案都不需要靠CDM。

    2016年由歐盟執委會委託的一項研究發現,從整體環境完整性的角度,CDM存在「根本性的缺陷」,並且大多數項目「沒有提供真正的、可衡量且具外加性減排效益」。

    慕尼黑大學經濟研究中心近期的研究也發現,CDM所支持的印度風電計畫有類似的問題,超過1/2的計畫並未具有外加性,「我們的研究顯示,儘管CDM立意良善,實際卻可能導致碳排放增加。」

    部分國家拒用垃圾減碳額度  但「殭屍」依舊存在

    小島嶼國家聯盟(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談判代表梅斯(MJ Mace)告訴《氣候之家》,舊減碳額度讓污染者逃避減量所需的努力,削弱減碳企圖心。

    由36個氣候脆弱國家和歐洲國家組成的「聖荷西聯盟」(San José coalition)認為,使用任何舊減碳額度都會拖延全球的氣候政策進程。他們拒絕將這些額度用於國家氣候目標。

    到目前為止,沒有政府宣布要使用CDM額度,但已有國家正在「考慮」使用。此外,企業也可能採購2013年以前的信用額度來達成淨零目標。

    根據淨零追蹤計畫(Net Zero Tracker)資料庫,全球最大的上市公司中,已有702家設定了淨零排放目標,但2/3的公司連基本的排放報告標準都沒有達到,顯示這些承諾尚缺乏可靠的行動計畫。

    日本全球環境戰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Environmental Strategies,Iges)的高橋健太郎(Kentaro Takahashi)告訴《氣候之家》,CDM信用額度很可能被用在這些自願性目標。

    參考資料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927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