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聞

    離岸風電投資彰化上兆 前朝選情為何仍崩盤? 陳文彬剖析在地觀點

    報導/陳文姿

    2016年4月,彰化縣政府建設處接到說一通來自丹麥離岸風電開發商丹能(DONG Energy)的電話。丹能表示,彰化有16處全球優良風場,打算投資1兆1190億元。承辦人員以為是詐騙電話,未多作回應。經一個多禮拜溝通查證,才開始往上呈報到縣長。

    當年7月入主彰化文化局的前局長陳文彬說起這段過去,他口中的「丹能」在2017年改名,就是國人現在耳熟能詳、全球離岸風電開發的龍頭──沃旭(Ørsted)。

    2016年聽過離岸風電的人很少,聽過丹能的人更少。但2019年1月,沃旭宣布暫停在台投資計畫,發函給在台供應鏈停止執行已動工的合約時,卻讓關注再生能源的人驚心。唯恐這個全台最大規模離岸風場建置商離開,不僅會延後風電建置進程,還牽動外商投資台灣的信心。這次事件的關鍵就在彰化。

    2018年底地方選舉,力挺風電發展、提出「風光大縣」的前縣長魏明谷以八萬票之差下台。新縣長王惠美一上台,馬上遇到是否核發離岸風電商籌設許可的複審同意函的問題。事關開發商能否搶下2018年離岸風電保證收購價格(躉購費率)。最後,截止期限前,王惠美仍未發出同意函,廠商只能接受2019年的較低費率,這也導致了沃旭的暫停投資風波。雖然沃旭在4月底確定留下,繼續對彰化大舉投資。但是,這事件也讓人不禁要問,為彰化帶來上兆商機的離岸風電產業,為何無法贏得民眾支持?這問題要從地方溝通說起。

    2017年9月,環保署環評委員前往彰化離岸風電海纜上岸處現勘,並於彰化漢寶辦理說明會,了解地方民眾的想法。攝影:陳文姿
    地方民眾對離岸風機的想法很重要。圖為2017年9月,環保署環評委員前往彰化離岸風電海纜上岸處現勘,並於彰化漢寶辦理說明會。陳文姿攝。

    「離岸風機」是啥?「一兆」能做啥? 用聽懂的語言溝通

    回到事情的源頭──2016年。一兆元聽起來很多,但能做什麼?離岸風電又是什麼?對於這個鮮少人聽過的產業,地方溝通第一問──台語的「離岸風機」怎麼說?

    陳文彬笑說,「我就說未來要在外海插1000支的プロペラ(phu-lóo-phé-lá)。phu-lóo-phé-lá就是台語的螺旋槳,也是電風扇的扇葉。扇葉轉啊轉的就能夠發電。這樣大家才能想像這是怎麼一回事!」

    S__140558386
    要讓離岸風電接地氣,才能一起往前進。照片提供:陳文彬。

    陳文彬是鹿港人,2015年曾參選彰化立委,選區就在伸港、線西、和美、鹿港、福興、秀水。外海的風機、海纜上岸、路上變電站,可能影響這地區的漁業與養殖。鹿港跟線西外海就是風場,兩地加起來人口近10萬,老年人口佔比高。鹿港以觀光跟傳統產業為主,線西則是養殖漁業。1兆1190億元投資、2萬人工作機會,將如何翻轉地方的樣貌與未來?其實是很難想像的。

    陳文彬以彰化縣政府總預算來解釋,彰化縣一年總預算約400億左右,一兆相當於30年的預算。換句話說,「一兆」可以讓彰化子孫用二、三十年。聽起來很棒,但支持「一兆」商機的縣府團隊仍在2018年選戰中敗陣。

    沒有說到心坎裡  「離岸風電」未來圖像無感

    要解釋清楚離岸風電,一般官員會從整個離岸風機與能源體系說起,從躉購、遴選、競標,到裝置容量。而離岸風機的建置與製造涉及管架式水下基礎,電纜、風機機艙等,複雜的體系與詞彙需要長期接觸才能慢慢理解。台灣至今僅有苗栗外海二架風機,但有人不知道台灣已經有離岸風機,也有人誤以為風機已經都蓋好了。這個陌生的領域該如何讓地方的人也能理解?

    陳文彬檢討2018年選舉失利的原因,他認為縣府跟風機開發商描述的方式,以及他們承諾的前景,並沒有成功的進入地方民眾的心裡。大家對「離岸風電」的未來圖像還是無感。多數的情況是以陸上風機的經驗去想像,加上地方盛傳各種謠言,包括風機會破壞地理風水,讓鴨子生不出鴨蛋來,還會讓男生喜歡男生、女生喜歡女生等,對離岸風電的誤解很多。所以,他決定改以最切身的「健康」議題著手。

    彰化縣肺癌死亡率連續18年占全國第一。陳文彬解釋,夏天吹南風,雲林六輕398根煙囪跨過濁水溪吹向彰化;冬天吹東北季風,台中火力電廠六根煙囪的煙往也吹向彰化。彰化人身邊總都有幾位親戚、朋友因肺癌過世的,向大家說「不燒煤就不會有灰,你就不會吸到,就不會得癌症,你就不會死。」這樣最有感。

    「但是、不燒就沒電啊」、「電從哪裡來」?

    「電會從海上來」。

    陳文彬自比文化局長就像廟公,要將天神講的話轉譯為人們聽得懂的話,並引導到可以想像的未來圖像。

    S__140558385
    擔任彰化縣文化局長期間,陳文彬設法將離岸風電轉換為鄉親聽得懂的語言。照片:陳文彬提供。

    「風從海上來」  離岸風電重啟彰化新商機

    即便用盡心思,要解釋遴選躉購價格跟競標價格的落差,或是台灣費率跟國外的差別還是不容易。反而聽到謠言說政府要用高價去買便宜貨的人們馬上就相信了,然後認定這一定是官商勾結。

    離岸風電的溝通之路還很難走,而陳文彬對離岸風電的想像還很多。

    他在彰化頂番婆長大,這裡是傳統代工產業聚集之處,更是違章農地工廠聚集之處。有沒有可能藉由離岸風電相關產業鏈的發展,將違法產業導向合法,又同時把技術根留台灣?

    「現在機會來了,跟三百年前一樣,機會從海上來了!」陳文彬期望著。彰化在1723年建縣,1784年鹿港開港,海上帶來的商機後來因風大、淤積而沒落。但現在,風大、淤積都成了建置離岸風電的優勢。

    彰化要迎向新的契機跟希望,但是,最基本也是最困難的第一關:「得先讓地方的人們搞懂、聽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離岸風電是讓彰化發展的機會,但要用地方民眾聽得懂話語溝通。陳文彬提供。
    離岸風電是讓彰化發展的機會,但要用地方民眾聽得懂話語溝通。陳文彬提供。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18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
    計畫名稱:深度減碳,邁向永續社會─邁向深度低碳社會:社會行為與制度轉型的行動研究計畫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224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