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2022年法國總統大選將至 氣候政策因疫情、戰爭遭邊緣化

    共同企劃/低碳生活部落格、環境資訊中心;文/趙偉婷

    COVID-19疫情延燒、烏克蘭戰爭爆發,突發報導佔據了大多法國新聞版面。在這情勢之下,氣候議題悄悄地在這次總統大選中被忽視了⋯⋯
    法國街頭張貼告示海報,預告今年4月10日將舉行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攝影:趙偉婷
    法國街頭張貼告示海報,預告今年4月10日將舉行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攝影:趙偉婷

    法國今(2022)年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將在本週末(4月10日)盛大展開。前兩位最高得票的候選人將會進入第二輪投票。

    本次大選跟以往有所不同,照常理說,選舉前的半年到一年間,會充斥著大大小小的競選活動與辯論。但由於歐洲COVID-19疫情起起伏伏,去(2021)年底到今年初更爆發一波波Omicron病例;礙於防疫政策,許多大型選舉造勢活動無法舉辦。今年2月底,俄羅斯與烏克蘭兩國情勢惡化、戰爭一觸即發,戰況報導瞬間佔據了所有新聞版面。

    在這個情勢之下,氣候議題便悄悄地在這次總統大選中被忽視了,包含法國樂施會(Oxfam France)、綠色和平(Greenpeace)、環境與人基金會(La foundation pour la nature et l’homme)等環保團體,皆表達出對氣候議題缺席的憂心。

    在氣候議題上不進則退的馬克宏

    現任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先前一直遲遲不正式表態,終於在3月3日,也就是第一輪選舉38天前,透過〈致法國人公開信〉宣布競選連任。

    馬克宏本次選舉優先強調法國的「獨立自主性」,包含加強軍事防禦、提高農業自主、維護新聞獨立、投資乾淨能源、推廣電動車等。雖然能源、農業議題都跟氣候變遷有所關聯,但相較於他在第一任競選以氣候變遷為一大主軸的策略,還是有很大的區別。

    氣候議題為馬克宏第一任競選的策略主軸之一。圖片來源:European Parliament/Flickr (CC-BY-4.0)
    氣候議題為馬克宏第一任競選的策略主軸之一。圖片來源:European Parliament/Flickr (CC-BY-4.0)

    2017年總統選舉時,氣候議題無疑是馬克宏競選的一大利基。當時由於英美政治圈保守主義勢力抬頭,川普一上任就宣佈退出2015年簽署的《巴黎協定》,讓國際治理雪上加霜。馬克宏為此特別打出「讓我們的星球再次偉大」(Make our planet great again)計畫,對應時任美國總統川普提出的「讓美國再次偉大」計畫(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馬克宏之後更任命知名環保人士Nicolas Hulot擔任環境部長,啟動「氣候計畫」(Climate Plan),投資超過十億歐元加強氣候相關投資與研究計畫,希望以此吸引更多知識份子、專業人員前來法國,一起對抗氣候變遷。

    但馬克宏的氣候願景在第一任期,就遭受一系列的困難與打擊。首先,Nicolas Hulot因爲不滿馬克宏不積極的環境政策,以「不想再騙自己」為由請辭;接著又因為徵收能源稅,引發了全國性且長期的黃背心運動,每個週末香榭里榭大道都擠滿抗議人士;2020年之後,COVID-19疫情又一直籠罩著歐洲各國,使得馬克宏的氣候藍圖不斷地往後推遲。法國氣候環保團體Réseau action Climate便批評,馬克宏氣候政策是「前進一步、退後兩步」。

    馬克宏的氣候願景在第一任期就遭受一系列打擊,包含環境部長Nicolas Hulot因不滿馬克宏不積極的環境政策請辭。圖片來源:Fondation Nicolas Hulot pour la Nature et l'Homme/Flickr (CC BY-NC-ND 2.0)
    馬克宏的氣候願景在第一任期就遭受一系列打擊,包含環境部長Nicolas Hulot因不滿馬克宏不積極的環境政策請辭。圖片來源:Fondation Nicolas Hulot pour la Nature et l'Homme/Flickr (CC BY-NC-ND 2.0)

    雖然在今年初法國成為歐盟輪值主席國時,馬克宏宣布氣候議題、數位轉型與歐盟碳邊境調整機制是今年歐盟施政的重點項目。但沒過多久,俄烏兩國情勢開始更加惡化,馬克宏積極斡旋,更專程飛往俄羅斯與蒲亭總統舉行會談,但仍無法阻止這場悲劇的爆發。

    俄烏戰爭爆發之後,馬克宏以「處理烏克蘭戰爭忙得不可開交」為由,宣布在第一輪不會展開競選活動與參加總統辯論。此舉引起往常熱愛看政治辯論的法國人不滿。

    氣候議題人人想分一杯羹 法國綠黨雪上加霜

    除了烏克蘭戰爭佔滿了新聞版面,氣候變遷議題在這次大選缺席,更在在危害了法國既有生態政黨的生存。

    法國生態-綠黨(Europe Écologie-Les Verts, EELV)一直是個具有影響力的小黨,但這次總統選舉因為環境和氣候議題的邊緣化,相較於德國綠黨的壯大,法國綠黨的選情面臨空前的慘淡。該黨的候選人Yannick Jadot形容他們的選情根本是跌至谷底。

    氣勢頹萎加上身體微恙,Yannick Jado在3月大選前夕取消了很多公開演講行程。儘管法國年輕人關注氣候議題,3月12日更有全國氣候大遊行,但終究仍無法挽救綠黨低迷的民調。

    綠黨的選情面臨空前的慘淡,氣勢頹萎加上身體微恙,該黨的候選人Yannick Jadot在大選前夕取消了很多公開演講行程。攝影:趙偉婷
    綠黨的選情面臨空前的慘淡,氣勢頹萎加上身體微恙,該黨的候選人Yannick Jadot在大選前夕取消了很多公開演講行程。攝影:趙偉婷

    除了氣候議題不是本次選舉的強勢議題,生態-綠黨選情之所以低迷的另一個原因在於,隨著民眾氣候意識的提升,以及年輕族群對於氣候政策的重視,目前氣候變遷與減碳議題已經不只是由環境類政黨主導,每個候選人都想要分一杯羹。

    代表國民聯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 RN)[1]參選的極右派候選人瑪琳・勒朋(Marine Le Pen)此次便放棄以極端的移民議題為主軸,改打「法國製造」、「減少碳足跡」等政策,雖然這還是某種程度的國家保護主義,但結合了環境議題,彷彿就多了一份道德正當性。

    另外,極右派社會黨候選人尚・呂克・梅蘭雄(Jean-Luc Mélenchon)預期也會瓜分青年族群的選票。因此,光是想要用氣候議題在法國大選吸引選票,可說是難上加難。

    時機尷尬的法國總統大選

    氣候議題在歐洲一直受到重視,但由於歐洲各國都以天然氣作為再生能源建設緩衝時期的替代品,高度依賴俄國天然氣供應(約40%)。但在俄烏克戰爭爆發之後,能源使用問題變得格外敏感,許多國家領導人都開始重新思考能源獨立與安全的重要性。

    法國2022年總統大選就在這個尷尬的時間點舉辦。現任總統馬克宏因積極處理烏克蘭危機而導致民調大漲,預計將會穩穩地進入第二輪投票,但是拒絕辯論加上選前一週爆發的「麥肯錫門事件」[2]皆可能影響他之後的選情,屆時氣候變遷是否會成為第二輪選舉重要議題,還請拭目以待。

    註釋

    [1]舊稱為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在2018年6月改名為國民聯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縮寫為RN)是法國的一個極右民粹主義政黨。

    [2]法國參議院近期發佈的報稿指出,法國總統馬克宏在任期內,與數家顧問公司簽署至少價值24億歐元的多份商業合約,其中美國顧問公司麥肯錫(McKinsey & Company)被揭露有十年沒有繳納公司稅,引起譁然。

    參考資料

    ※本文為低碳生活部落格與環境資訊中心共同刊登之〈2022年法國總統大選將至 氣候政策因疫情、戰爭遭邊緣化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92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