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是什麼? 五大常見問題說分明

    文/李倫(台達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寫手)

    儘管不少環保團體擔憂,「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NbS)恐因定義不明而遭濫用,淪為有心單位的漂綠(greenwash)工具。引發爭議之際,卻也使得其討論度愈來愈高。

    2月底,IPCC發布了氣候變遷第六次評估報告第二冊《衝擊、調適與脆弱度》(AR6 Climate Change 2022: Impacts, Adaptation and Vulnerability),提醒氣候變遷不僅影響生態,更危及人類社會的糧食、水資源、健康及都市發展。如何減緩與調適氣候變遷衝擊?成為各界關注焦點。

    關心氣候議題的朋友們,這兩年一定常聽到一個新名詞:「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Nature-based Solutions,簡稱NbS)。去年在蘇格蘭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所產出的《格拉斯哥氣候盟約》(Glasgow Climate Pact),也承認NbS是復育自然的重要手段 。儘管不少環保團體擔憂,NbS恐因定義不明而遭濫用,淪為有心單位的漂綠(greenwash)工具。引發爭議之際,卻也使得其討論度愈來愈高。

    NbS究竟有多大魔力?是否足以成為解決氣候危機的新法寶?本文綜合多篇國際氣候智庫分析,為大家拆解NbS最常被問的五大疑惑。

    COP26會場看得見不少關於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的倡議。攝影:高宜凡
    COP26會場看得見不少關於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的倡議。攝影:高宜凡

    Q1. 什麼是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NbS還是NCS?

    A1. Nature-based Solutions一詞最早於2008年出現,在台灣翻譯成「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將其定義為:可有效、能調適地應對社會挑戰,同時提供人類福祉和生物多樣性效益,為永續管理和恢復自然或改造的生態系統之保護行動 。以解決重大社會挑戰為目標,包含糧食安全、氣候變遷、水安全、人類健康、災害風險、社會和經濟發展、環境惡化與生物多樣性流失等。

    至於另一常見詞彙NCS(Natural Climate Solutions,自然氣候解決方案),概念也相去不遠。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解釋,NCS目的是保護自然,同時基於氣候為本的多方利益考量,減少溫室氣體之餘,還能同步增加自然界儲碳量。

    最初,NbS希望與自然生態系合作,協助達到氣候調適與生態保育等目標。直到近期,它的討論風向逐漸移到減緩氣候變遷,常見措施約可分為三類:

    • 生態保護,抑制二氧化碳從土壤、森林與海洋流失,如遏止熱帶雨林的砍伐,或擴大森林保護面積;
    • 生態復育,修復已退化的生物群,如恢復海草地和紅樹林等沿海生態系;
    • 改善土地管理,如將工業化耕作轉成永續耕種方式,增加農作物覆蓋率,以提高土壤含碳量,抑或減少施用化學肥料,提高土壤健康度。
    復育紅樹林與溼地等自然復育方法,可同時協助抵禦洪災。圖片來源:UNEP&Climate Adaptation/Flickr(CC BY-NC 2.0)
    復育紅樹林與濕地等自然復育方法,可同時協助抵禦洪災。圖片來源:UNEP&Climate Adaptation/Flickr(CC BY-NC 2.0)

    Q2. NbS如何調適氣候變遷?

    A2. 不少研究均指出,健康的自然生態,能提供的生態服務,亦可協助抵禦氣候變遷衝擊。因此,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也可連帶強化「氣候韌性」。比方,紅樹林不僅具備儲存二氧化碳的功能,也能作為沿岸防洪的自然屏障。又例如,在都市中多種樹,一來可協助吸碳,更能提供遮蔭、幫助降溫、淨化空氣。

    不過,不同的NbS方案,對於減緩和調適氣候變遷的效果各不相同。儘管造林在過去幾年頗受關注,但研究指出,大規模植樹對改善綠覆率及保護生物多樣性,似乎無濟於事。學者提醒,NbS絕非是因應氣候變遷一蹴可幾的捷徑,氣候行動還是要從根本的減碳、減少依賴化石燃料做起。

    Q3. NbS對減碳有多大幫助?

    A3. 最新一份《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對於減緩氣候變遷》(Nature-based solutions for climate change mitigation)報告裡,IUCN與聯合國環境署(UNEP)評估了幾個以NbS達成《巴黎協定》目標的減碳潛力,指出到2030年前,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每年可協助減少50~117億噸的二氧化碳當量;到了2050年,NbS每年的減量潛力有機會提升到100~180億噸二氧化碳當量!

    橘色與綠色分別代表2030年、2050年的NbS每年減碳潛力,藍色為2020~2050年的減碳總成效。圖片來源:擷取自UNEP and IUCN, Nature-based solutions for climate change mitigation(2021)
    橘色與綠色分別代表2030年、2050年的NbS每年減碳潛力,藍色為2020~2050年的減碳總成效。圖片來源:擷取自UNEP and IUCN, Nature-based solutions for climate change mitigation(2021)

    然而,不同的研究之間,評估方式也存在差異性,無法互相比較,尤其計算各項NbS措施時,必須考慮跟土地跟資源的競合關係,不能直接加總計算。

    也有學者提醒,即便NbS具有可觀的減碳潛力,但比起化石燃料、土地利用每年排放的400億噸二氧化碳,NbS的固碳貢獻,對於抑制全球升溫恐怕也力有未逮。因此,與其恢復退化的生態系,多保護現有生態系統、落實永續土地管理,才是減緩氣候變遷的當務之急。

    上述論點,呼應了IPCC在2019年發表的《氣候與土地特別報告》(Special Report on Climate Change and Land, SRCCL),防止過度砍伐森林、減少過度消費與糧食浪費等行動,不僅能調適氣候變遷衝擊,更有改善糧食系統與保護自然的多重效果。

    Q4. 各國是否已將NbS納入氣候政策?

    A4. 根據2020年《全球永續》(Global Sustainability)期刊,分析提交至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的168個國家自定貢獻(NDC)或氣候承諾,已有近2/3的《巴黎協定》簽署方,將NbS納入國家氣候調適與減緩計畫。換言之,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儼然成為國際氣候政策的一股新浪潮。

    NbS被寄予厚望能成為協助減碳、同時恢復生物多樣性的嶄新方案。攝影:高宜凡
    NbS被寄予厚望能成為協助減碳、同時恢復生物多樣性的嶄新方案。攝影:高宜凡

    可是,雖然很多國家的政策內容都包含NbS概念,但用於調適氣候變遷的目的,卻不盡相同,更少有轉化成可量測、以證據為基礎的行動或目標。

    此外,雖然《巴黎協定》文件中未明確使用NbS一詞,但與之相近的,則是聯合國長年推廣的REDD森林復育機制(Reducing Emissions from Deforestation and forest Degradation),希望在開發中國家保護森林與自然碳匯,藉此獲得已開發國家的資金挹注。可惜,REDD運行多年來,仍因可靠性及證據不足,難以擴展其減碳成果。

    Q5. 投資NbS得花多少錢?

    A5. 從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成立「地球基金」(Earth Fund)協助自然復育,到COP26宣布投入120億美元融資終止森林濫伐,讓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與恢復生物多樣性成為熱門話題。目前每年約有1330億美元投入NbS相關領域,其中86%來自公共融資,約有2/3投入農業、水資源、污染控制等方案,另外1/3用於保護生物多樣性。

    然而,UNEP發布的《自然融資狀況》(State of Finance for Nature)報告指出,若要達成氣候、生物多樣性與改善土地劣化等目標,NbS相關融資到2030年之前,必須比2020年水平提升三倍、2050年更要達到四倍才足夠。

    換句話說,剛起步的NbS,未來仍有龐大的資金缺口與執行創意亟待填補。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927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