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烏克蘭核安危機不只車諾比 外媒盤點俄烏戰爭的環境代價

    編譯/姜唯;審校/林大利

    環境媒體《Grist》報導,隨著俄羅斯將長期醞釀的衝突升級為全面入侵烏克蘭,觀察人士警告,兩國的戰事可能會對烏克蘭環境造成長期性的破壞。

    觀察人士警告,俄烏戰事可能會對烏克蘭環境造成長期性的破壞。圖片來源:擷取自Dean O'Brien Twitter

    砲火若擊中烏克蘭運轉中核電廠 後果不堪設想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UNEP)在推特上呼籲停火,「以確保所有人的安全和維持地球上的生存環境」。有些人擔心原車諾比核電廠周圍發生激烈交戰,可能會產生不良後果,砲火也可能擊中烏克蘭四個運轉中的核電廠,屆時釋放出的放射性污染可能大規模蔓延並持續數千年。

    「簡言之,核電廠不是為作戰設計的,」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核能政策專家阿克頓(James Acton)說,「雖然俄羅斯授權蓄意攻擊核電廠的可能性很低,但它們仍有可能成為攻擊目標,且一旦發生,將中斷電廠運作。」對烏克蘭核電廠的工作人員來說,光是去上班就很危險,這使得確保反應爐安全運作具有潛在的挑戰性。

    在烏克蘭東部,兩個由分離主義份子控制的地區,八年來一直受到俄羅斯軍隊的支持。研究人員警告說,當地的工業基礎設施、電網或化工廠可能成為攻擊目標。

    國際特赦組織危機與環境負責人皮爾斯豪斯(Richard Pearshouse)透過電子郵件告訴《Grist》:「烏克蘭東部到處都是工廠,例如冶金廠、化工廠、發電廠和廢棄礦山⋯⋯在這些地點附近作戰可能會產生劇毒污染,當地人民除了人道主義危機以外,還要面臨健康風險。」

    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交戰風險尤高,因為砲火可能會意外擊中脆弱地點。但皮爾斯豪斯告訴《Grist》,在戰爭中刻意破壞民用基礎設施,是違反戰爭法的。他呼籲軍事指揮官「採取一切可行的預防措施,盡量減少對平民和民用設施的傷害」。

    捷克布拉格27日舉行支持烏克蘭的停戰遊行。圖片來源:Marta Kubica/Flickr(CC BY-NC-ND 2.0)

    烏克蘭東部工業污染嚴重 戰爭加劇糧食、飲用水安全

    持續的衝突不只影響到烏克蘭國內。烏克蘭又被稱為「歐洲糧倉」,是世界各國農作物的主要供應國。烏克蘭超過40%的小麥和玉米出口運往中東和非洲,這些地區已經面臨糧食短缺問題,並且可能因為一點供給中斷出現不穩定的局勢。聯合國警告,這些出口中有很大一部分來自烏克蘭東部地區,若當地交戰範圍擴散至親俄分離主義者控制區以外的地方,可能會加劇糧食危機。

    「在COVID-19大流行造成經濟損失後,糧食價格成為全球關注的問題,從黑海地區出口的糧食若供應中斷,將進一步推升糧食價格和通貨膨脹,」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me)執行主任比斯利(David Beasley)

    烏克蘭的環境問題不是此時才出現。自2014年烏克蘭東部受衝突影響至今,已有超過1萬3000人喪生。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Donbas)的工業化程度很高,在戰爭之前就是該國污染最嚴重的地區之一。處理長期煤礦開採、冶金和化學製程產生的有毒廢棄物一直是當地的難題。戰爭開始後,當地許多工廠被迫關閉,廢棄物污染環境的風險更高。

    多年來的衝突已經使該地區的水利基礎設施退化、當地河流受到污染。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表示,交戰過程中,許多地點的供水被切斷,煮飯、飲水和洗手皆成為日常的挑戰。據《Politico》報導,該地區自2016年至今,至少發生450多起水利基礎設施遭到軍事破壞的事件;2月中一條管線因砲擊而損壞後,數十個城鎮失去了供水。

    在分離主義者的控制地區,污水處理設施劣化已導致未經處理的污水直接排入頓涅茨克河(Donets River),為依賴它供水的人們帶來健康風險。數十座含有放射性物質和重金屬(如汞、鉛和砷)的礦井廢棄後,裡頭需要被抽出的水可能導致淹水,並污染地下水。根據《小型戰爭雜誌》(Small Wars Journal)於2020年刊登的一篇論文,戰爭後遺留的未爆彈藥不但對平民構成直接威脅,也污染了該地區的水道,釋放出有毒化學物質到周圍的土壤。

    烏克蘭的頓涅茨克河(Donets River)。圖片來源:Alexxx Malev/Flickr(CC BY-SA 2.0)

    戰爭摧毀自然保護區 加劇烏東地區野火風險

    頻繁的砲擊和地雷,加上氣候變遷的乾燥效應,也使烏東地區更容易受到野火影響。2018年,聯合國報告指出,頓巴斯的衝突摧毀了至少53萬公頃土地,包括18個自然保護區,大部分是在戰區附近發生的1萬2000多場森林大火中燒毀,其中部分被認為是砲火所引發。

    衝突持續的時間越長,對地景的影響就越大。截至目前為止,俄羅斯軍隊主要停留在路網上,交戰地點也多半在道路上。但是這可能會改變,大型軍用車輛會利用場地和掩護體來發射或隱蔽。

    烏克蘭軍方在黑海港口城市敖德薩(Odessa)附近至少一個海灘上布設了地雷,以防止兩棲登陸。蛇島(Snake Island)發生過激烈砲擊的地方,當地生物和地景多樣性可能已經被永久性的破壞。

    在港口城市赫爾松(Kherson)附近,為奪取聶伯河上橋樑而發生的交戰,導致黑海生物圈保護區火災。這些火災可以用衛星偵測到,並且可能已經摧毀了烏克蘭最大自然保護區中的樹木和獨特的鳥類棲息地。

    參考資料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927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