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俄烏開戰衝擊能源安全? 德國叫停北溪2號天然氣管線審查 外媒直指六大看點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編譯/鄒敏惠、許芷榕;審校/趙家緯

    面對俄羅斯向烏克蘭開戰的衝突,約有一半天然氣進口自俄羅斯的德國,目前已中止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Nord Stream 2)的最終審查程序。這條連結俄羅斯與德國的天然氣管線雖然已於去(2021)年9月完工,但尚未開始運作。德國政府這一決定是否意味這項經濟合作即將告吹?歐洲的天然氣供應鏈是否存在著風險?德國政府對於天然氣的態度是否就此改變?

    關注能源轉型的德國媒體《Clean Energy Wire》,對於該決定背後一連串的問題,精簡出六項與能源議題最迫切相關的問題與答覆。

    針對俄羅斯向烏克蘭開戰所引發的危機,德國目前已中止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的最終審查程序。圖片來源:Nord Stream 2/Nikolai Ryutin

    一、德國中止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的最終審查程序意義何在?

    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多年來被強調為只是單純經濟上的合作計畫,但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這次的中止行動代表著,德國政府首次對外推翻這項說法。儘管這項建設讓歐洲鄰國和世界各地的合作夥伴感到不安,直到現在德國政府仍然支持北溪2號。

    此外,德國中止北溪2號的最終審查程序,並不表示就會停止這座已於去年9月竣工的天然氣管線。目前,德國政府利用監管工具來中止審核程序,即撤回了前政府的一份報告,該報告稱北溪2號管線不會危及德國和歐洲的供應安全。這份評估報告對於審查程序至關重要,現在將交給經濟和氣候部重新評估。

    德國副總理暨聯邦經濟事務與氣候行動部長哈貝克(Robert Habeck)表示,重新評估北溪2號是否危及供應安全,「並不意味著(它)此時受到制裁,或者它永遠不會啟用。」

    二、德國政府是否會重新評估對於天然氣的立場?

    德國目標2045年達到氣候中和,理想狀況是於2030年逐步淘汰燃煤發電。大多數天然氣用於供暖和工業過程,隨著天然氣發電效率提升,並朝向氣候友善的營運模式,天然氣的需求量將遞減。然而,天然氣仍是從燃煤發電轉為再生能源發電期間,所需的過渡性能源,它提供了調度上的彈性,以搭配間歇性的再生能源。

    此外,根據德國的脫碳計畫,在具有調度彈性的電廠可全面以氫能為燃料前,其仍將天然氣視為橋接選項,因此天然氣預計到2045年時才會全面汰除。

    沒有跡象表明德國將轉變對於天然氣的立場,在宣布中止北溪2號的最終審查程序後,哈貝克表示,他的部門將把原先訂於2026年執行的能源轉型監測報告,提前到今年夏天。該報告將分析和模擬可再生能源部署的情況和電網基礎設施的擴建,並評估無煤時程提早至2030年時所需的配套。德國政府並將評估其需要多少的「準氫能」型(hydrogen ready)的燃氣電廠。

    德國工業聯盟(Federation of German Industries, BDI)對於政府立場表示支持,BDI主席魯思沃(Siegfried Russwurm)上月表示,「就算長期而言,德國需求的是碳中和的能源,但德國現在與未來仍將是能源進口國。」

    三、對德國和歐洲的能源安全意味著什麼?

    德國和很多歐洲國家都仰賴俄羅斯的供應,來滿足大部分的能源需求。目前,德國約有一半(歐盟約40%以上)的天然氣進口自俄羅斯,且俄羅斯也是歐洲煤炭和石油產品的主要外部供應商。然而,由於北溪2號本就尚未啟用,暫緩完工的制裁之舉,對當前的供應量能還不至於產生任何影響。

    但是,俄烏衝突背後,仍然潛藏著巨大的供應鏈風險。即使是在冷戰高峰期,俄羅斯對西歐的能源供應也能保持穩定,但包括德國財政部長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在內的政府官員都表露出擔憂——如果俄羅斯已準備好放棄一項重要收入來源,以換取其追求地緣政治的野心——那麼這次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

    位於德國慕尼黑的經濟研究機構Ifo表示,至少在短期內,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激烈衝突會帶來價格震盪。林德納則說,這將是德國認真考慮建造液化天然氣(LNG)接收站的時刻。由於有廉價的俄羅斯天然氣可用,到目前為止德國還沒有自己的液化天然氣接收站。

    經濟智庫布魯哲爾(Bruegel)則認為,最直球對決的方法是降低天然氣需求,而非找到下一個天然氣供應商。該智庫總結道:「無論俄烏局勢如何變化,最有效的解決方案一定包含從需求端調整的作法,也就是減少對天然氣的依賴。」

    位於俄羅斯的北溪2號管線相關設施。圖片來源:Nord Stream 2

    四、終止北溪2號管線,德國政府將面臨什麼樣的法律後果?

    如果德國當局最終決定放棄已經完工的北溪2號,可能會面臨管線公司訴諸的法律行動,還可能面臨能源公司「Nord Stream 2 AG」的賠償要求。

    「Nord Stream 2 AG」為俄羅斯國營天然氣巨擘Gazprom在瑞士登記的子公司,因此還可以根據《能源憲章條約》(ECT)獲得法律救濟,該條約旨在保護能源相關投資免受政策改變的影響。此類仲裁程序由臨時任命的法官處理,通常會做出有利於能源公司的裁決或巨額和解金,ECT因此長期遭受詬病。此外,它還允許化石燃料公司對決定淘汰化石燃料的政府提起訴訟。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德國政府在暫停管線的審查程序時,還如此拘泥於形式,由經濟和氣候部撤回管線的供應安全報告,少了這份文件,主管德國電力、瓦斯等事業的德國聯邦網路局(Federal Network Agency)將無法發出認證許可。

    五、對德國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的前景意味著什麼?

    總體而言的能源危機,加上暫停北溪2號的最新決策,讓德國開始重新思考,是否需要自建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的問題。多年來,德國似乎沒有經濟理由這麼做。比起直接進口液化天然氣,不如運用該國四通八達的管線網絡,從其他國家接收天然氣。評論還認為,進口液化天然氣比直接通過管線輸送的天然氣更昂貴。

    但是當前居高不下的天然氣價格,以及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呼聲,可能會改變這種情況。儘管如此,德國第一個液化天然氣接收站能否順利興建,仍充滿不確定因素。

    然而,接收站興建計畫已獲得德國政界的新一波支持,其中之一就是財政部長林德納。出身於親商的自由民主黨(FDP)的他告訴《金融時報》:「我非常贊成德國建造LNG接收站」、「興建LNG接收站將是深陷於此種情境下的正面結局。」

    經濟部長哈貝克也向德國《商報》表示:「LNG接收站是一條蹊徑」,有助於提升能源供應安全。「無論如何,我們都需要液化氫接收站。因此LNG接收站的部分基礎設施未來也可以拿來利用。」

    六、德國國內與歐洲各界利害關係人的看法如何?

    許多德國政界人士、商業協會和環團對於政府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後,中止北溪2號最終審查程序的決定表示歡迎。在歐洲尚未脫離能源危機的情況下,該決定更凸顯出德國政府需發展更多元的能源供應的重要性,並且加加速轉型再生能源,以降低向俄羅斯進口化石燃料的依賴。

    參考資料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927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