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格拉斯哥工業轉型目標:COP26能否成為工業深度去碳化的轉捩點?

    翻譯/吳郁娟;審校/許芷榕、鄒敏惠

    各界對正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寄予厚望,加上社會大眾對極端氣候的關注,將迫使決策者在談判桌上達成突破性決議。與此同時,工業部門能否挺身而出,提出更企圖心的減碳承諾也備受關注。

    世界經濟論壇執行委員、「可能的任務夥伴關係」共同執行董事侯柏雷(Anthony Robert Hobley)發表文章指出,COP26有機會成為全球工業深度去碳化的轉捩點,而與之相關的「格拉斯哥工業轉型目標」(Glasgow Industry Transition Goals),將是世界各國邁向2050年淨零轉型上,一份不可或缺的承諾。

    今年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在蘇格蘭舉行。圖片來源:COP26(CC BY-NC-ND 2.0)
    今年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在蘇格蘭舉行。圖片來源:COP26(CC BY-NC-ND 2.0)

    工業深度去碳化的轉捩點

    如果2015年歷史性的《巴黎協定》提升了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企圖心,那麼2021年的格拉斯哥氣候大會就是廣招各界的實際行動。《巴黎協定》當中訂定的國家自主貢獻(NDCs)機制,要求國家必須每五年提供該國的減排承諾。格拉斯哥氣候大會應該兌現此一減排架構,包含公部門和高碳排產業間達成2050年淨零排放的目標。

    但是,地球沒有太多時間了,很有可能比我們所認為的還要少。COP26已經因疫情延後了一年,最新的IPCC氣候評估報告指出,氣候變遷的影響超乎我們所預期,除非我們即刻採取強有力的行動,否則將引起不可逆轉的臨界點。

    該文「工業轉型目標:為COP26的成功預作準備」(Industry Transition Goals: Setting up COP26 for success)指出,本世紀中葉若要達成淨零排放,全球需在2030年到2040年間實踐更積極性的減排行動,以航空業、造船業、重型運輸業、鋼鐵業、營建業、化工業和水泥混凝土等產業來說,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所有必要的乾淨能源技術得邁向規模化,且其臨界點須在2020~2029年的十年內達成。

    舉例來說,造船業須在2030年前完成零排放船型的導入,航空業也要在同樣的時限內,以10%永續能源作為航空燃料來源——這是行業領頭羊最近幾個月做出的承諾。這些都表示,產業界需要立刻提出計畫,給出承諾,設計政策,以及投資。

    航空業減碳需要立即行動。圖片來源:Veronika Andrews/Pixabay
    航空業減碳需要立即行動。圖片來源:Veronika Andrews/Pixabay

    艱鉅任務邁向最後一哩路

    其實,類似的倡議行動已經開始了,如「可能的任務夥伴關係」(Mission Possible Partnership)、「使命創新」(Mission Innovation)、「工業轉型領導小組」(LeadIT)以及「工業深度去碳化倡議」(IDDI)。這些倡議已成功讓一部分屬於「難減(碳排)產業」的企業加入——這些企業大約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30%——透過建構產業對話平台,設計出他們的淨零排放路徑圖並展開落實行動。

    詳細工作還包括定位出行業中的領導者,整個價值鏈中的合作夥伴、投資者和政策制定者,並與他們合作制定全面的路徑圖,以實現淨零排放。

    而路徑圖方面,必須納入需求預測、技術部署曲線、政策先決條件、企業和基礎設施投資需求,以及資產報廢計畫,據此制定出以科學為基礎的減排軌跡。這些將使我們能夠確定在未來決定性的十年內,需交付哪些「技術轉捩點」(technology tipping points)。

    企業是在此基礎上採取行動,在政府支持、政策的鋪路、買家需求及投資方支持的基礎上,推動符合減碳目標的投資承諾;同時,透過工業部門間的跨國合作,將價值鏈上的利害關係人凝聚起來,共同實踐去碳化願景,以消除彼此對於競爭力與先行者劣勢(first-mover disadvantages)的疑慮。

    各部門溫室氣體排放比例。圖片來源:Brookings/IPCC Fifth Assessment Report

    COP26氣候大會,合作行動的跳板

    那麼,在聯合國氣候大會正在進行的當下,這些又代表什麼意義?在這關鍵的兩週期間,要達成上述進展,產業界與政府得合作將關鍵要素放入協議內文,也就是「格拉斯哥工業轉型目標」(Glasgow Industry Transition Goals),或者簡稱格拉斯哥目標。

    為了確保將減排目標轉化成行動,以及加快在COP26談判期間完成,這些目標有四個必要條件:

    1. 具備高企圖心以兌現轉捩點。
    2. 交付詳實的工作計畫。
    3. 明確定義、有時限的里程碑時程表,可以用來衡量進展。
    4. 來自政府、產業及公益事業的資源須確保交付。

    當然,這與聯合國零碳競逐倡議相當一致,兩者都是鼓勵非國家層級的行動,包含企業在內,推動在未來十年內碳排減半。

    「格拉斯哥工業轉型目標」的兩大好處

    「格拉斯哥工業轉型目標」會帶來兩個顯明的好處。 首先,由產業界領軍的減排承諾,會回頭增加國家政府的信心,促使國家提出更強而有力的自主貢獻承諾——各國減排承諾目前仍過於疲軟,不夠達成巴黎協定目標。

    其次,「格拉斯哥工業轉型目標」可以幫助各國政府從COP26中覺醒,將足夠清晰的深度去碳化藍圖帶回國內,有了界定清楚的里程碑目標,就能夠按部就班地協助那些承諾減碳的企業達成,而非又花好幾年討論下一個目標該如何執行。這是格拉斯哥目標不同於過去其他產業界高階承諾之處。

    況且,不像聯合國氣候大會追求全體一致的議事規則,這些減排目標可由業界領頭羊及有企圖心的政府機構達成,例如「脫煤者聯盟」(Powering Past Coal Alliance)便是結合了41個國家,39個政府單位及55間私人企業與投資者。

    儘管COP26有既定的時間與議程,是敲定協議的最佳場合,但若締約方的政治決心薄弱,「格拉斯哥工業轉型目標」其背後的基本理由仍然成立,且變得更加緊迫。當多家關鍵企業與政府起了頭,創造出減碳動力,如同骨牌效應,格拉斯哥目標最終會在整個產業獲得採納。

    「可能的任務夥伴關係」與產業界結合一起工作已是一大進展。侯柏雷相信,承諾格拉斯哥工業轉型目標,將協助提升產業減碳力道,讓全球經濟置於2025前淨零碳排的路徑上。

    參考資料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69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