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新聞

    史上最大規模甲烷外洩 從五件事看北溪天然氣管線事件的環境影響

    編譯/陳文姿;審校/鄒敏惠

    從俄羅斯到德國的天然氣海底管線北溪二號、北溪一號於週一(26日)偵測到壓力異常,隨後在丹麥博恩霍爾姆島(Bornholm)附近海域發現大量天然氣外洩,目前外洩點已高達四處。從空中即可見到,巨大的氣泡不斷地從海中冒出。專家普遍認為,這可能是史上最嚴重的甲烷事故之一。

    由於天然氣仍在持續洩漏,管線也沒有遏制氣體外洩的機制,難以靠近現場調查。在本週日預期能外洩完全之前,專家表示,我們什麼都不能做。

    由於天然氣的主要成份為甲烷。甲烷是僅次於二氧化碳的主要溫室氣體,科學家也十分關注外洩所造成的暖化效應。丹麥預估這次事件造成的碳排約等於丹麥一年排放溫室氣體的32%。此外,洩漏處所屬的國家,或許也要為外洩的碳排買單。

    丹麥當局拍攝到北溪2號氣體外洩,發生於丹麥波荷木島(Bornholm)東南方海域。圖片來源:丹麥國防司令部。
    丹麥當局拍攝到北溪2號氣體外洩,發生於丹麥波荷木島(Bornholm)東南方海域。圖片來源:丹麥國防司令部。

    一、北溪一號與北溪二號在哪?有什麼重要性?

    北溪一號與二號是從俄羅斯穿過波羅的海到德國的天然氣管線,行經芬蘭、瑞典、丹麥等國水域。

    北溪一號管道長約1223公里,於2011年開始供氣,是俄羅斯往歐洲輸送天然氣的主要管道,供應德國天然氣年需求量的一半,還輸送一部分給鄰近國家。北溪二號於2021年建置完畢並進行測試送氣。隨後因俄烏戰爭爆發,德國並未批准使用北溪二號。

    俄羅斯為報復歐盟制裁,本月2日也宣布北溪一號無限期斷氣。因此,事故發生時,兩條管線均未在運行中,但管道內仍存有天然氣。

    Nord_Stream_gasbideak
    北溪一號(綠色)與北溪二號(藍色)天然氣管線與外洩位置。圖片來源:berria(CC BY-SA 4.0)

    二、洩漏情況多嚴重?還會持續多久?

    地震儀曾在26日監測到外洩地點附近有震動,加上管線壓力異常,首先在北溪二號發現天然氣外洩,隨後又在北溪一號發現二個洩漏點。29日,瑞典海岸防衛隊發現第四個洩漏點。共計二個在丹麥專屬經濟海域、二個在瑞典專屬經濟海域。

    《紐約時報》指出,為承受強大的水下壓力,管道由塗有混凝土的鋼鐵建造,破壞它們需要很大的力量。管線破洞原因仍不明,但外界普遍解讀為蓄意破壞。

    由於缺乏遏制氣體外洩的機制,預計管線內的天然氣會全部外洩。丹麥能源署28日表示,約超過一半的氣體已經外洩,剩餘部分會在週日前流光。此外,丹麥也表示,外洩完畢後才有辦法進行更完整的調查。

    展示在芬蘭的北溪天然氣管線。圖片來源:Vuo(CC BY-SA 4.0)
    展示在芬蘭的北溪天然氣管線。圖片來源:Vuo(CC BY-SA 4.0)

    三、多少甲烷、二氧化碳逸散到大氣中?

    天然氣的主要成分是甲烷,甲烷吸收熱能的效益比二氧化碳更高,是主要的溫室氣體之一。以20年期間估算,甲烷升溫潛能值是二氧化碳的80倍以上。

    目前資料仍不足,據《衛報》報導,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化工系研究助理庫柏(Jasmin Cooper)以北溪二號的天然氣約有3億立方公尺估算,約有20萬噸甲烷外洩。丹麥能源署(Danish Energy Agency, DEA)28日則表示,兩條管線共有7.78億立方公尺天然氣。以此估算,恐怕將有40萬噸以上的甲烷外洩。

    《Politico》報導,丹麥能源署署長博特紹(Kristoffer Böttzauw)估計這次約有1400萬噸的二氧化碳外洩,等同於丹麥一年排放溫室氣體的32%。而德國聯邦環境署(UBA)則估算,北溪一號與二號共外洩750萬噸二氧化碳當量,相當德國年排放溫室氣體的1%。由於這次外洩至少有一處發生在丹麥,碳排放量可能會算在丹麥的氣候收支表上。

    四、對全球暖化的衝擊有多嚴重?

    2015年,洛杉磯郊區亞里索峽谷(Aliso Canyon)曾發生美國史上最嚴重的天然氣儲井洩漏事件,當時約洩漏10萬噸甲烷。

    專門從太空監測溫室氣體排放的加拿大公司GHGSat副總高提耶(Jean-Francois Gauthier)指出,目前資料不足,但可以肯定這是數十萬噸甲烷等級的嚴重事件。以25萬噸甲烷估算的話,相當於130萬輛汽車行駛一年所造成的氣候衝擊。

    《Politico》報導,清潔空氣工作小組(Clean Air Task Force)的資深專家麥凱博(David McCabe)指出,這次的災難可能是「前所未見」。但美國行星科學研究中心(Planetary Science Institute)資深科學家卡格爾(Jeffrey Kargel)卻認為,以全球每年的碳排放量約為320億噸相比,這次的衝擊並不如外界所想的嚴重;若要跟工業和農業排放的甲烷相比,更是不足為道。

    愛丁堡氣候變遷研究所(Edinburgh Climate Change Institute)執行總監瑞伊(Dave Reay)說,跟水裂(fracking)、煤礦石油開採而逃逸的甲烷相比,這只能算是「細小的泡沫」(wee bubble)。

    五、海洋會被污染嗎?海洋生物會怎麼樣?

    北溪二號氣體外洩後,丹麥在波羅的海劃設海上禁航區,禁止在通報位置半徑5海里內的範圍航行。《衛報》報導,曼徹斯特大學地球與環境科學專家艾倫(Grant Allen)指出,天然氣外洩與石油外洩不同,它對海洋環境污染較小,主要的影響是在溫室氣體。

    此外,《明鏡》也報導德國環境與自然保護聯盟(BUND)估計,北溪一號和二號天然氣外洩的短期影響僅限於附近地區,對於跑不快或是來不急逃跑的海洋動物,則可能有窒息的危險。

    北溪2號發生氣體外洩後,丹麥在波羅的海上劃設禁航區(黃色區塊)。圖片來源:丹麥能源局
    北溪2號發生氣體外洩後,丹麥在波羅的海上劃設禁航區(黃色區塊)。圖片來源:丹麥能源局

    參考資料

    相關連結

    COPYRIGHT © 2021 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計畫名稱:永續科學研究計畫「臺灣2050零碳社會的轉型治理分析與實踐」
    本網站由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環境資訊中心共同更新維護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地址: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頤賢館)514室 電話:02-33668422

    文章瀏覽點擊數
    926169